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赴任

時間:2020-03-05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王安寧 點擊:
赴任
 
 
  李紅衛在北四公社已經工作了五年,前幾天縣委組織部來文了,他被提拔到盛官公社任革委會副主任。在這之前,組織部找他談過話,也在機關搞過民意測評,但結果如何他一直不敢肯定。這段時間他覺得特別難熬,懷里像揣著只兔子,白天黑夜撲通撲通一直跳個不停,簡直就是在折磨人。期盼已久的好消息終于來了,他激動地幾個晚上睡不著覺,多年的付出終于有回報了!對于一個農家子弟來說,這無異于鯉魚跳過了龍門,要飛上天騰云駕霧了!那幾天他像吃了喜娃媽的奶,見人總是笑呵呵的。
 
  明天就要去盛官赴任了,他想著理個發,把個人形象搞好一點。他沒有像平日那樣讓機關的小趙幫忙理,而是特意去了理發店。坐定后他問理發師傅:“你說像我這樣的身份,該理個什么樣的頭型?”師傅不知就里愣了一下沒接話茬。他想,這么大的事他咋還不知道呢?熱騰騰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于是李紅衛就把自己升遷的事對理發師傅說了一遍。“那得祝賀你了,大喜事!”理發師這才接過紅衛的話說:“按說升官了,應該給你修個洋樓,可是你這小平頭沒法改啊!”農村人把分頭叫洋樓,農民嫌干農活不方便,大多數都剃光頭,近鄰對門幫個忙,剃刀拿出來“蹭蹭蹭”幾下就刮光了,還省去了剃頭錢。講究的小伙也就留個小平頭,有點頭發,不像光頭那樣明光發亮耀人眼就行了。理發師傅說得有道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頭發,再高明的理發師也耍不出啥花樣來。頭發沒留成,李紅衛感到有些窩火,臉上還不能表現出來,只好悻悻地走了。
 
  第二天吃過早飯,李紅衛要去赴任了。他想,雖不能像過去官員赴任那樣坐著轎子前呼后擁,起碼盛官也該來人接一下,這邊再去些人送行才顯得隆重,自己臉上也好看些。誰知過了半晌也不見有動靜。幾個平日要好的同事聽說他要走馬上任,來到房間寒暄了幾句,幫他收拾了一下行李,捆了捆被子。眼見日頭已經西斜,他只好按規定的時間,自己騎上自行車向盛官出發了。
 
  盛官公社已經為新來的副主任準備了房子。一間十平米左右宿辦合一的屋子,內有一塊床板,一個三斗辦公桌,兩張椅子,還有一個新買的熱水壺和一把燒開水用的鋁壺。和普通干部不同的是,在床板一頭加了一個簡易床頭,這就是新主任的全部家當。李紅衛被迎進門,看看簡陋的宿舍,黑黑的土墻,一點領導辦公室的氣派都沒有,心里不免生氣。就在這時老同學劉文章最先聞聲趕來了,人還沒到聲先到了:“長命——長命!”說著一只腳跨進了門。“老同學,聽說你來了,我趕緊跑過來!這一下天天能在一起了。”紅衛上學時在學校名字叫長命,參加工作時嫌長命土氣,改成當時流行的紅衛了。借著屋內沒外人,紅衛對劉文章小聲說:“你這樣大喊大叫我的小名不好。”李紅衛嘴角微微上翹,擠出了一點笑意,顯得有些皮笑肉不笑。“那以后還叫不成你名字了!”“沒人時還是可以的,不過小名就不要再叫了。”“那就只能對你以官銜相稱了!”說這話時他顯然沒有了來時興沖沖的樣子,他對老同學在自己面前拿架子頗感不悅。紅衛對文章不注意場合的隨意也隱隱反感,只是礙于老同學面子不便說什么罷了。
 
  第二天,公社張書記對李紅衛說:“李主任,你剛來,今天讓老王陪你到南片幾個大隊轉轉,這幾天先熟悉熟悉情況。”吃過早飯,老王和李紅衛一人一輛自行車出發了。陽春三月,大地一片翠綠,連路旁搖曳的樹枝也像是在歡迎新領導,李紅衛的心情相當不錯。他想,自己剛當上領導,一定得注意形象,要有些領導的威嚴,樹立自己的威信,不然下邊干部就會看輕自己,那以后還咋工作?
 
  一路上老王耐心地向李主任介紹著各大隊的基本情況,讓新領導心里有點底。第一站來到了上雪大隊,老王先向大隊書記和大隊長介紹:“這是咱們公社新來的李主任,今天下來看看大家!”寒暄了沒兩句,李主任把臉抻平表情嚴肅地說:“你們兩個先匯報一下你們大隊的生產情況。”這兩個大隊干部上來時間都不算長,見新來的主任一本正經的樣子,多少還有些緊張。只見他們趕緊放下手中的水杯,你一言我一語地說了全大隊種了多少畝油菜,小麥的春灌進度等。李主任當即指示:春季農業生產關乎全年,一定要抓緊,不能誤了農時。之后老王又領上李主任依次去了廟南大隊和華富大隊,李主任還是像第一家一樣,正兒八經的坐在那兒,要大隊干部匯報工作。
 
  下一站要去的是寶王大隊,寶王是全公社最大的大隊,人口、面積都占全公社十分之一,在盛官公社舉足輕重。大隊書記姓馬,是位中專畢業生,原來在大城市工作,六十年代響應黨的號召支援農業回到了農村。他工作能力強,而且兢兢業業,使寶王的工作一直走在全公社前面,因此被選為公社黨委委員,公社書記主任平日都要高看他一眼。馬書記工作從不馬虎,只要上級有新精神,他肯定會在第一時間坐在大隊廣播室,通過大喇叭把上級精神及時告訴干部群眾。群眾中有句順口溜:“寶王喇叭聲音大,馬書記天天要講話。”馬書記這人有幾個特點:臉黑、面冷、話不多,常給人不好接近的感覺。
 
  老王有些擔心,李主任若是還像剛才一樣拿捏著架子,在寶王肯定會碰釘子,那樣的話他的任務可就完成的有問題了。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對李主任介紹了寶王馬書記的基本情況,特意提示寶王大隊在全公社的位置,希望能引起新領導的重視。
 
  他先領李主任到馬書記家,馬書記不在。這時他突然聽到大隊的喇叭在響,馬書記正在廣播里講話,于是就領上李主任直接去了大隊部。
 
  他兩到大隊部時馬書記已經講完了,只見他坐在椅子上,嘴里叼著他經常不離嘴的黑色斯大林煙袋鍋,噗轟噗轟的抽煙,煙袋鍋里的火隨之一明一暗,一縷青煙彌漫在屋內。老王趕緊湊上前介紹說:“馬書記,這位是公社新來的李主任,今天下來轉轉。”馬書記的黑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嘴里“奧”了一聲算是打招呼。老王的心里很緊張,他怕李主任又像剛才那樣一張嘴就是“匯報一下”,那樣今天肯定要碰釘子。他看看李主任,只見李主任此時變得面帶笑容,往前湊了湊道:“馬書記你好!”說著伸出了手。“我剛來,在公社就聽說了寶王的情況。今天特意來看看你。還沒見到人,老遠就聽到你在大喇叭講話,真是名不虛傳啊!”
 
  老王一顆懸在嗓子眼的心終于放下了:這李主任并不是只知道“老陰天”,必要時還是會“陽光燦爛”嘛!
作品集王安寧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3)
60%
踩一下
(2)
4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