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念人:《外灘情》第八章:逼 婚

時間:2020-08-31來源: 作者:念人 點擊:
  話說王之之,經過大學四年的學習,一九八四年底,他以優異成績,從西北大學新聞系畢業了。
 
  畢業后,他被分配到《中國鄉村日報》社任記者。該報社是屬中央機關單位。為了及時報道全國鄉村日新月異的新面貌,報社對外建立了三十個駐省市級記者站,負責全國鄉村的新聞報道工作。
 
  王之之在北京的報社總部工作了半年,基本掌握了報社內部管理運作情況后,根據王之之年輕有為,對海南島環境熟悉,掌握當地方言的優越條件,報社決定選派王之之往海南島,任《中國鄉村日報》海南特派記者,負責海南島鄉村新聞報道工作。特派記者駐在市鄉村局所提供的辦公室與宿舍。
 
  一九八五年初春,當大地百花爭艷的時候,離開海南島五年后的王之之,此時,他重回到了這一片生我養我,自己十分熟悉的土地上,開始新的生活。
 
  當新聞記者,這是王之之從小立下來的第二個理想。如今,經過四年的大學深造,終于如愿以償。記者理想的實現,又一次為王之之在人生路上插上騰飛的翅膀。
 
  在人生的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為自己所追求的理想日夜奮斗。然而,有多少人能夠如愿以償呢?有些人,為了自己的理想追求,竟然傾家蕩產;有些人,為了自己的理想追求,竟然誤入歧途,悲憤自殺。理想的追求對某些人來說,是一件可想而不可摸的事情,感到相當的遙遠。
 
  理想,讓人悲傷,又讓人陶醉。王之之是一位人生路上的幸運者,他從小立下的兩個理想,全都實現了。
 
  俗話說,三十而立。經過多年的生活拼搏,從一個到處求學的孩子,成長為新中國一名新聞記者。記者工作就是拿筆走天下的工作,是一件令人羨慕的工作。王之之奮斗的汗血沒有白費,像明清兩代考舉人一樣,成為村中第一位秀才。
 
  王之之當上新聞記者后,回家探望父母。他看到雙親那消瘦的臉孔,尤其是被十二指腸胃潰瘍折磨得有氣無力的父親,此時,已經是去日多在日短的人了。
 
  王之之想到,這十多年來,為追求自己的理想,對老人家關心較少。前幾年,盡管也曾經通過上海女朋友胡韻霞購買了兩瓶虎骨酒來補養治療,使病情緩解了一段時間。
 
  可是,那僅僅是緩兵之計,使自己思想上減輕了一些壓力,去完成學業。但是,農村工作辛苦,營養不良,不久,父親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
 
  為了解決父親的病情問題,讓其多活幾年,抱抱孫子,過上幾天清閑日子。王之之決定為父親十二指腸胃潰瘍動手術。于是,他拿出自己平時的生活節約與一些稿費收入,把父親帶到市人民醫院治療。醫生檢查病情后認為,只有手術才能挽救父親的生命。于是,我只好尊重醫生診斷意見。
 
  父親剛出院就嚷著要返回鄉下,說是心里牽掛著農活。我看到父親身體十分虛弱,不忍心讓他回去。于是,讓父親在我所住的市鄉村局機關大院宿舍住下來。
 
  在大院居住的人,全都是市局機關干部,尤其是大多數都是科局級領導干部。機關大院食堂每天早上做的大包子,又大又香,脆而不堅,享有盛譽,在城里是獨一無二。
 
  做大包面粉是按計劃供給的。對此,院子里機關干部限一人一個,憑票購買。我是單身漢,只能把這一口福留給父親。每天一早,我就往食堂排隊買包子。
 
  父親看到這熱騰騰大包,猶如久旱逢甘霖,臉上立即流露出微微一笑。他伸出手接過大包子,二話不說,隨即把大包子掰開兩半,一半遞給我,一半呆呆地看。
 
  此刻,我對父親人品是深深理解的,有什么好吃的東西都要留給孩子,自己舍不得吃能愿挨餓。此刻,我望著父親那憔悴無力的眼睛,人生第一次對他老人家說了一句謊言,說我已經在食堂里吃過大包了,叫他趕快趁熱而吃。父親見到我已吃早餐了,滿意的笑了笑。于是,他才低頭吃起來。
 
  看到父親愿意與我住在市局機關大院宿舍里,吃上機關大院食堂最好的大包,作為兒子感到特別開心。這一次,我能夠盡孝敬父母之機會,是父母養育我三十多年來,我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為了照顧好父親,當我陪同有關市局領導下鄉時,我就邀請在市生產建設兵團指揮部工作、中學時代同班好友黃世冰,到市局大院幫我照顧父親。
 
  經過一段時間照料,父親身體漸漸恢復起來了。
 
  一天早餐后,我扶父親下樓在大院散步。可是,一跨出門口,看到大院里盡是局長、主任、科長來來往往,他象孩子見到陌生人一樣,不好意思退了回來。這一情景,我感到十分奇怪。
 
  原來,在舊社會,這些官員被稱為七品知縣,不好意思踫見。當然,老人家有這種意思并不奇怪,因為,他曾經品味過那個年代。
 
  此刻,盡管父親退回房間,但是,從父親的臉上,使我看到他老人家顯露出一種幸福感與自豪感。
 
  后來,我給父親解釋,新社會共產黨執政了。共產黨局長、主任、科長都是人民勤務員,為人民服務的官員。父親聽我這么一說,他會意地笑了。
 
  父親在局機關大院宿舍療養了一個多月時間后,為了不妨礙兒子的工作,他整日吵吵嚷嚷要回家鄉。王之之考慮到,父親的身體漸漸恢復了,為了便于工作,于是,決定將老人家送回農村老家。
 
  這天早上,東方剛剛發白,籠罩在天空的烏云漸漸消逝去。父親早早地起了床。刷牙漱口洗臉后,王之之到機關食堂買來大包與綠豆粥,讓父親吃好早餐后,再陪父親返回家鄉。
 
  回到鄉下,王之之考慮到,這十多年來,為了自己的追求,都在外面奔波,很少在家陪伴爸爸媽媽。這次,乘這次機會在家好好陪伴父母幾天。于是,王之之先讓送自己和父親回鄉下的小車返回市局,自己留下來,過一二天再走。
 
  第二天,傍晚,炎夏的熱氣慢慢地散去,迎來的是一陣陣南風,天氣變涼爽了。我與父母吃過晚飯后,一起來到庭院里乘涼。
 
  是的,好多年不與父母一起閑聊了。記得小時候,不管是什么日子,尤其是每年中秋佳節,父親都要到圩鎮上買回幾個中秋月餅,爸爸媽媽、我與姐姐全家四口人,在明亮的月光底下,圍起一起吃月餅。我們一邊吃月餅,一邊聽父親講述故鄉的羅猛塘《窮秀才娶親》的故事。
 
  父親講的《窮秀才娶親》的故事,像中秋月餅一樣,深深地吸引著我的心,使我吃月餅,越吃越有味。小時候,我就是在父母的關心呵護下成長。
 
  轉眼間,二三十年過去了。今晚,天空中沒有月亮,只有星星在閃光。父母和我來到庭院坐下來,他們坐在小椅子上,我坐在父母對面。沒有電風扇,父親一邊搖動著草扇,一邊興趣正濃交談起來。
 
  “之之,你很爭氣做人。你成為村里出的第一位中國新聞記者,作為父母我們很高興。”父親高興地說。
 
  “我當上了新聞記者,終于實現了我的理想,我也特別高興啊!”王之之接著說。
 
  “你還記得嗎?小時候,你一放學回來,很愛與駐村工作隊那位跟隨大官的唐記者一起玩,爸見到你對那位有興趣,當時,我對你說:‘要想當記者跟著大官坐車,你就要從小努力學習,考上大學,才能夠實現。’”父親引導地說。
 
  “記得,當然記得。我就是把父親這句話牢牢記在心上,作為生活中的動力,才實現這一美好理想的。”王之之說。
 
  “這次,你作為特派記者回海南,不走了嗎?”父親問。
 
  “特派記者,不是長期特派。報社規定,每兩年輪換一次。”王之之說。
 
  “這樣也好,每兩年輪換一次,有機會走遍全國山山水水。有你的用武之地。”父親興奮地說。
 
  “是的,記者工作是我十分愛好的工作,我一定要把其做好。請爸爸爸媽媽放心。”王之之說。
 
  “當記者,你經常與領導出差,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父親說。
 
  “這個,我懂,請您們老人家放心就是!”王之之說。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母親,她坐在父親旁邊靜靜地聽著父子說話。當見到自己的老伴稍停下來,便插嘴說:“儂啊!你在外面東走西走,工作也很忙,顧不上家庭。你已是三十出頭的人了,什么時候我們倆老才抱上孫子?”
 
  “媽媽,我才剛剛站穩腳跟,不要急啊!”王之之說。
 
  “能不急嗎?我與你父親年過六十,我們體弱多病,特別是你爸重病在身,能夠活多久?乘我們還在世,幫你帶帶孩子,為你分擔一份負擔。”母親說。
 
  “是的,媽說的對。你也有三十出頭了。俗話說,三十而立。也應該建立小家庭了。”父親說。
 
  “咱村里那位郭萍萍,懂事態度又好。你不在家時,她常常過來幫助我們做自留地,擔肥、除草、挑稻草,樣樣精通;晚上,她還來到我們家與我織草蓆,內外輕活重活都爭著去做。要是娶她為媳婦,我們倆老也放心了。”母親說。
 
  “是的,萍萍姑娘,輕腳輕手,勤勞樸實,態度好,要是與她結婚,把她娶進家門,那是王家的福氣。”父親說。
 
  “你父親患病后,她常常過來幫此幫那,為我們挑水、織草袋、割軍草,忙內忙外,使人喜歡。”母親贊不絕口地說。
 
  “我與你媽一共生了七個孩子,僅剩下你和姐姐倆人。如今,你們倆人都有了工作,全家就是你一個男兒,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你們長期不在家,我們倆老已是日薄西山的人,也需要有人照顧,幫我們料理家庭。你說呢?”父親說。
 
  父母所說的郭萍萍,其實王之之很是熟悉的。他與郭萍萍都出生在同一個村莊里。其人品勤勞樸實,性格開朗。從小一起在村里上小學到中學。初中畢業后,她沒有機會讀高中,就回鄉參加集體勞動生產了。
 
  王之之盡管沒有被村里推薦上高中,但是,在姐姐的幫助下到外縣求學,繼續就讀龍樓附中高中。從此,他與郭萍萍就分別了。何況,一別就是十多年時間了。
 
  在這期間,王之之也曾經聽過父母說過郭萍萍主動過來幫做家務一事,但是,由于全力以赴投入學業,對郭萍萍的主動登門做家務的事情,他都不放在心上。
 
  今夜,關于成家立業的話題,爸爸媽媽所說的都是大實話。
 
  擺在王之之面前的都是事實,爸媽已經老了,而且年弱多病。這個時候,老人家是多么需要一個人來照顧,來料理家務。
 
  王之之知道自己已是三十出頭的人了,按道理說,應該結婚照顧父母了。所以,父母的心情,王之之都理解。
 
  可是,王之之對于自己與胡韻霞相戀相愛的事情,一直都隱瞞在心里,從來沒有向父母透露過半點消息。特別是胡韻霞從上海寄來的虎骨酒、鳳凰自行車問題,王之之都是說委托朋友出差到上海購買來的。對于此事父母是深信不疑的。
 
  如今,王之之在自己的婚姻問題上,形成了這樣的一種尷尬局面,一邊是上海的胡韻霞,這是自己找來的婚姻;一邊是村里的郭萍萍,這是父母十分中意而引入的。
 
  王之之面對這一辣手的問題,感到相當的為難。他很理解父親的性格,他是一位父愛如山,關心愛護子女的好父親。可是,性格固執死板,不容易交流。母親性格溫和不多話,對子女愛護周到。
 
  此刻,王之之面對這倆位女人,他認為各有春秋。如果按父母主意的話,與郭萍萍成婚,那么,如何去說服胡韻霞呢?如果按自己的想法,與胡韻霞成婚,那么,如何去說服父母呢?
 
  王之之對于這個問題,確實是十分辣手。所以,他對父母婚事都沒有表態,總是靜靜地聽父母在說。但是,今夜,對于自己的婚事問題,如果不表態的話,父母今夜能夠讓自己蒙混過去嗎?想來想去,最后,王之之以拖為進的辦法,暫時應付父母的逼婚。
 
  “爸媽,您老人家的心,我是理解的。我知道您們年齡大,有病有痛,兒子不在身邊,確實需要有人來分擔重擔。”王之之說。
 
  “理解就好!我們做父母就放心。”父親說。
 
  “爸媽,我剛剛出社會工作,剛有了一個固定的崗位。我想,對于婚事,我再考慮考慮一下,盡快答復您們!好嗎?”王之之說。
 
  “有什么考慮?所有考慮的事情,爸媽都為你考慮好了。郭萍萍,同村里人,互相了解,人家有多少個飯碗,我們有多少的飯碗,大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有什么考慮的。盡管定下來,我們在家給你張羅就是。爭取今年底結婚。”父親說。
 
  王之之看到父親說的語調很堅挺,如果再說下去,會損傷父母的一片好心。于是,他采取沉默無語的方式,暫時忍耐下來。
 
  關于父母大力支持與郭萍萍成婚問題,說實在話,王之之對郭萍萍看法也很好,她個性溫和,任勞任怨,識理懂事。這個時候,在父母身邊,確實需要這樣的一個人來照顧。這是一個十分實實在在的問題。
 
  此時,王之之要是把胡韻霞的情況向父母講清,相信父母是不會同意的。在父母心目中,那是山高皇帝遠的事情,要讓父母接受上海媳婦,確實難度很大,也不太現實。盡管胡韻霞人品好,有文化、人長漂亮,心地善良,又出生于大城市上海,各方面生活條件都十分優越。說實在的,王之之很愛胡韻霞。但是,也有幾個方面問題需要慎重對待的:一是語言不通,與父母感情難以融合。雖說,胡韻霞可以學習海南方言,可是,父母年逾古稀,還有多少時間去融合呢?二是生活習慣問題。胡韻霞能夠拋棄大城市,放棄上海小公主的優越條件,到海南島農村照顧父母嗎?當然,結婚后,可以接父母到城里生活;三是工作問題,胡韻霞能夠放棄上海工作嗎?如果胡韻霞放棄不了上海工作,自己父母又去不了上海,這不是變成白忙一場了……這些問題也很為現實,自己是三十而立之人了,必須要慎重考慮到這些問題。
 
  王之之想到這里,以拖為進的方式回答了父母所提出的婚姻問題。今夜,遠隔十多年后,第一次與父母交流,在這種祥和氣氛中結束了。
作品集念人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 炒股配资软件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 安微11选5直选走试图 广东快乐十分在线 江苏11选五玩法奖金 吉林快3三不同中奖率 2019上证年线 河南泳坛夺金481开奖结果 网宿科技股票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四川 闪牛配资 qq幸运农场在线计划 怎样理财最好 全天时时彩计划数据1 北京快3助手下载安装 上海时时乐万能六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