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念人:《外灘情》第五章:驚 喜

時間:2020-08-25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念人 點擊:
  一九七七年六月,夏日下的上海外灘,陽光燦爛,南風陣陣,萬里無云,天空晴朗,天氣顯得有些酷熱,使人動不動汗流浹背,令人退步自慰。
 
  這天上午七點半鐘,早上天氣晴好,胡韻霞騎著自行車往公司上班去。剛進入公司大門口,值班室周師傅看到胡韻霞,他就在室內大喊:“小胡,你有信啊!”
 
  胡韻霞聽到自己有信,心里立即振奮起來,一下子就想到是王之之的來信。她喜出望外地奔過去,接過周師傅從窗口遞過來的信。
 
  當她接過周師傅的信一看,果然是從海南島寄來的。她急不及待地在值班室轉彎角處,急急地打開來信,一個字一個字認真讀起來:
 
  韻霞姐姐:
 
  您好,廣州一別,至今已有十年之久了。惦念!
 
  我返回長征戰校后,學校已經放寒假。我到校長室領取了初三畢業證書就回到鄉下。上高中就讀要由貧下中農推薦,我因為出生于中農家庭,從而失去了上高中的機會。失去讀高中就等于失去上大學的機會。農村勞動辛苦,我不甘心十多歲就在農村勞動一輩子。于是,在我親人的幫助下,到外縣的龍樓附中求讀高一班。這是一間村辦附中,交通條件不好。不久,我又轉學回原東山中學(長征戰校恢復回原校名)讀高中。高中畢業后,一九七七年六月,我抽調參加縣農業學大寨教育運動工作隊,安排在縣委社隊企業辦公室工作。經過十年的艱苦生活奔波,終于有了自己的可以通信的地方。
 
  姐姐,盡管我暫時安定下來,有了自己的生活依托。今天,才趕緊給你去信。但是,另一個問題,又令我日夜難安。我爸爸勞動過累艱苦,患了十二脂指腸胃潰瘍病,整天叫痛不安寧。有醫生說,如果吃虎骨酒滋補身體就會漸漸好起來的。我一聽到是虎骨酒名稱,以前是聽說過連見也不見過,在我的眼里是一個神奇的東西,要買到虎骨酒,簡直是一件天方夜譚的事情。為了爸爸的病,確實使我很為擔心。我知道虎骨酒是一種貴重奢品,只有高層才能品嘗得到的。據說,上海有這種奢品賣?為了救治我父親的病,我鼓起人生最大的勇氣,向您傾說,如果有的話,我籌備錢給你寄去。
 
  姐姐,我知道第一次給您寫信,就給您提出這樣一個不該提的奢望。真不好意思!好了,今天說多了,不過,我有好多話要向您說。今天就說到此為止。緊握住您的雙手!祝您幸福快樂!
 
  此致
 
  敬禮
 
  王之之
 
  一九七七年六月三十日
 
  胡韻霞一邊看著信,一邊激動無比。看完信后,她把信紙疊起來,整整齊齊重新放進信封里。然后,她高高興興推著自行車向倉庫辦公室走去。
 
  王之之的來信,猶如一片靜靜的湖水掀起一片波浪。在胡韻霞的心里如獲至寶一樣,感到暢快安慰。是的,盡管是一封普通的信件,但是,在胡韻霞心里視如寶貝。
 
  工作空余時間,她想起信提及的話題,很引起關注。一、王之之出生于農村,在艱難的環境中,他從小就有追求有斗志,很好;二、社隊企業辦公室是做什么的?難道是農村的生產隊?三、骨虎酒難買嗎?回家叫哥哥去幫忙,相信應該沒問題。一定要幫助之之解決父親患病的問題,使他安心工作。
 
  今天,胡韻霞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心情舒暢,臉上露著笑容,連走路都顯得輕松多了,工作越來越起勁,遇到人都以一個微微一笑。
 
  中午,她到公共食堂匆匆吃完飯后,回到自己的單位宿舍,又拿出之之的來信看。她盡量不放過每一個字,擔心漏掉一個字就會理解不到之之的意思。對此,她像小學生上課讀書一樣,對信中每一個字每一個標點符號都要認真地讀懂。
 
  王之之的信猶如一把萬能鎖鑰,終于敲開了胡韻霞封閉十年之久的情感大門,把一天天凋謝的心點燃起熾熱的火花。
 
  是的,人生的情感好壞,是衡量人生的幸福花園。透過人生的情感變化,可以使人從中看到生活的幸福指數。
 
  本來,像胡韻霞所處的家庭環境,生活在大都市,吃不缺穿不愁,有住房,有工作,應該說生活環境十分愜意。盡管她父親被劫持臺灣,但是,此事并不影響到家庭成員正常工作生活。其哥哥胡韻正任上海市外灘區副區長(副廳級干部);嫂嫂何麗麗任街道辦事處婦女主任(科級干部),母親胡女士也是退休職工,自己在公司當倉庫管理員,全家四位大人一位小孩,不缺吃不缺穿,有自家房產,這種生活環境,在上海依然是屬一流家庭生活環境。對此,在人們的心目中,她就是一位美麗的上海小公主。
 
  眾所周知,上海與海南島相比較,那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天壤之別。人常說,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胡韻霞這種值得自豪的工作生活條件,為何不往高處走,卻偏偏往低處流,向往一位農民兒子,令人不解。
 
  人們不禁要問,胡韻霞是否像天上的仙女,在天宮中生活久了,從而厭倦了天宮生活,下凡人間尋找新鮮生活。不是,她絕對不是仙女,是一位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對自己的終身不是以金錢以面子為條件,不管在人生中遇到何方何人,只要有情感,互相互愛,互相理解,情投意合,愿意離開上海,到農村去當一位農民。這就是她對純真、浪漫、原始的人生追求。
 
  然而,這樣的追求,冷想起來,使人覺得不可思議。不過,胡韻霞就是這樣想這樣做。沒有這種堅定信念,是不會長期堅持每年除夕到外灘放飛白鴿,表達多年對之之的等待與牽掛。
 
  有人說,胡韻霞傻乎乎;有人說,胡韻霞狂熱。這都不是胡韻霞的性格人品。然而,她真正的性格人品是,不怕困難,不戀地位、不戀金錢,追求一種情真意切、互相互愛、純真浪漫的原始世界。
 
  傍晚,胡韻霞一邊騎著自行車,一邊小聲地哼著南斯拉夫《我的朋友》小調,興高采烈地回到家中。
 
  “媽,我回來了…”胡韻霞一邊放單車一邊叫母親。
 
  “噯…”母親在廚房里應了一聲。
 
  胡韻霞走入室后,只見小寶在大廳里自己玩游戲,她走上去問:“小寶,你爸爸媽媽還沒有回家?”小寶說:“姑姑,爸爸媽媽沒有回家。”說著,他又自己玩去了。
 
  于是,胡韻霞往自己的房間放下小掛包。然后,她臉帶著笑容走向廚房,大聲問:“媽,今晚,有什么好吃的?”
 
  “你想吃的都有!看你今天這么高興,有啥事?小公主!”母親不回頭地回答。
 
  “真的很高興。媽媽,你猜猜何事?”胡韻霞故意地說!
 
  “公司領導表揚你哦?”母親說。
 
  “不對!”胡韻霞笑瞇瞇地說。
 
  “買新衣服?”母親說。
 
  “還是不對!媽媽,我告訴您,他…他來信了。”胡韻霞笑盈盈地說。
 
  母親一聽,馬上高興地轉過身來問:“是海南島來信?”
 
  “是的!”胡韻霞說完,她又接著說:“之之,他這幾年都是為求學奔波。因為,他出身中農,貧下中農沒有推薦他上高中,他只好到外縣村辦附中求學。讀完高中后,參加縣農業學大寨教育運動工作隊,留在縣委社隊企業辦公室工作。”說到這里,她稍停一下問:“媽媽,縣委社隊企業辦公室是什么單位?是干什么的?”
 
  “這個問題,我也不了解。你哥回來后,再問你哥一下。”母親回答說。
 
  “媽媽,他在信中說,他家當農民的父親,患了十二指腸胃潰瘍病,他問,在上海是否能夠買到虎骨酒?”胡韻霞說。
 
  “買虎骨酒是用來喝還是用來治病的?”母親打斷話題問。
 
  “用來治病的。”胡韻霞說。
 
  “虎骨酒是一種高檔商品,一般人是喝不起的。這種高檔商品是屬于國家短缺商品,價格昂貴,不容易購買。煙酒公司都是有計劃供應,憑證購買。此事,你哥哥回來后,再問他一下,能否幫忙解決。”母親熱情耐心地說。
 
  “好!我相信哥哥會有辦法的。”胡韻霞一說完,門外就響起一聲男人有力的回應:“小公主,叫哥哥辦什么事?”
 
  胡韻霞轉身就見到哥哥、嫂嫂都先后跨入家門口時,高興地奔過去,拉著胡韻正的手說:“是的,這次哥哥嫂嫂一定要幫我了。”
 
  胡韻正見到妹妹這么高興勁,指著妹妹的鼻子說:“看你這么高興勁,哥就猜到有好事。”
 
  這時,母親在廚房里接著說:“是的,好事!”緊接著,她就轉話題說:“飯菜好了,大家一起吃飯,再說!”
 
  不一會兒,全家五口人在大廳,圍著一張大圓桌吃飯。這時,胡韻霞迫不及待地說:“哥哥嫂嫂,今天確實有件好事。剛才,我已經向媽媽說了。媽媽說,等哥哥嫂嫂回來,再向您們說,哥哥嫂嫂一定有辦法幫忙的。”
 
  說到此,母親接上話題,代替女兒把事情來龍去脈說了。
 
  哥哥聽母親這么一說,又看著母親那副熱情洋溢的表情,他們心里也暗暗高興。哥哥對著韻霞說:“終身大事,你要鄭重其事考慮。哥對王之之不認識不了解,一切都是聽你的一面之詞。對于你的婚姻問題,我們不干涉,只要你愿意,達到你的追求,我們都與你站在一起,支持你,幫助你。因為,你是我唯一的妹妹,也是我十分疼愛的妹妹。關于購買虎骨酒問題,盡管其商品屬于高檔商品,不對外銷售。內部購買還要憑內部計劃供應證或者副區長以上領導干部批條,才能購買。此事,哥盡力而為吧!”說著,他叫妻子何麗麗到房間中拿來一張上海市外灘區人民政府辦公室用箋,自己從上衣口袋中取出筆,向外灘區煙酒公司張經理寫了幾個字:
 
  張經理:
 
  現需虎骨酒兩瓶,請給予解決為荷!
 
  胡韻正敬上
 
  胡韻霞興奮地拿到了哥哥的批條后,她又問胡韻正,說:“哥哥,請問一下,縣委社隊企業辦公室,它是干什么的?是否農村生產隊?”
 
  “你的朋友就在縣委社隊企業辦公室工作的嗎?那很好啊!該單位是縣委專門成立的一個行政機構,負責領導管理全縣社隊企業管理工作。社隊企業就是指公社辦企業,大隊辦企業。我們外灘區也設立一個區街社企業辦公室。負責街道辦、社區兩級集體企業。”胡韻正認真地解釋說。
 
  這時,坐在大哥身邊的嫂嫂何麗麗,聽母親說出胡韻霞已找到男朋友,心里有點不快。于是,她責怪妹妹不應隱瞞此事,使自己白白忙一場。同時,她對胡韻霞的婚事,也另有一種看法。
 
  “小妹,為何上海的科長、處長,你為何不同意?”何麗麗問。
 
  “大嫂,愛情這東西,不是以當官來衡量的。”胡韻霞說。
 
  “那么,你以什么來衡量?”何麗麗追問。
 
  “愛情愛情,就是要以愛與情來衡量。沒有愛沒有情就不能稱為愛情。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快樂不幸福的婚姻。”胡韻霞說。
 
  “當官有權,當經理有錢啊!”何麗麗說。
 
  “當官、當經理,這都不能代表愛情。愛情就是雙方互愛而產生起的一種特殊感情。正像你與哥哥相結合一樣,當時,哥哥既不當官也不當經理,您以感情為重。”胡韻霞回答說。
 
  何麗麗以一片好心來勸說,妹妹卻仍然堅持自己的見解。她看到妹妹對王之之一片情深,自己的丈夫、母親都沒有意見,自己也沒有話可說了。
 
  第二天,胡韻霞拿著哥哥的批條到外灘區煙酒公司,找到了張經理。
 
  張經理一看是胡副區長的批條,面前站著小公主。于是,他便引領胡韻霞來到銷售門市部。張經理對銷售人員交代一下,轉身就走了。胡韻霞拿出三百六十多元,一下子提走了兩瓶虎骨酒。接著,她走出煙酒公司銷售門市部后,立即騎上自行車往外灘區郵政局奔去。
 
  胡韻霞給海南島王之之寄去了虎骨酒兩瓶。如果說兩支虎骨酒十分珍貴的話,此刻,胡韻霞的心情更為珍貴。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能夠及時為王之之寄上兩瓶虎骨酒,不僅為王之之父母獻上一顆滾燙之心,更是寄上自己對王之之眷戀之情。
 
  時隔不久,胡韻霞收到王之之的來信。在來信中,她無意中得知,之之每天要走一段很長的路去上班。于是,她又向哥哥提及這件事情,要求為之之解決一輛上海牌鳳凰自行車。
 
  胡韻正心里明白,鳳凰自行車是一種高檔商品,也是市場上緊俏商品。鳳凰自行車與虎骨酒一樣,都是憑內部計劃供應證或者區級以上領導批條,才能購買得到的。于是,為了這位疼愛的妹妹,胡韻正第二次提起手中的筆,為妹妹再批了一次條子。
 
  第二天,胡韻霞又拿著區領導人的批條,走路來到外灘區百貨公司找到嚴經理。她現場交了一百多元錢,然后,從百貨公司倉庫推走了一輛嶄新的上海鳳凰牌自行車。
 
  胡韻霞把自行車推回家時,母親見上海牌鳳凰自行車又新又漂亮,勸女兒把新的與自己那輛半新半舊鳳凰牌自行車對換,將半新半舊鳳凰牌自行車寄給之之,留下全新的自己用。胡韻霞不同意這種做法。這樣做會損傷對方的情感,也體現不出對對方的愛。愛一個人,就要送給對方好的,自己留下差的。
 
  中午,一吃完飯,胡韻霞想起,一般新自行車都要先調井組裝才能使用。于是,她想到這個問題,為了減輕王之之的負擔,她再推著自行車,到街道修理店進行調井組裝。
 
  可是,她推著自行車連續周轉了一個下午,走了好幾條街道都沒有找到這樣的組裝維修店。好心人告訴她,這種組裝維修店,在郊外才開店。
 
  于是,她顧不上艱苦,第二天一早,她推著自行車一邊走,一邊打聽自行車組裝維修店。一直走了二十多里到了郊外,臨近中午,才找到了自行車組裝維修店。
 
  此時,她盡管僅僅是推一輛自行車,但是,她從未干過這種推著自行車走這么遠的路。此刻,她感到又累又渴,于是,她在路邊小店買了一瓶礦泉水,一邊喝著一邊看師傅,對自行車進行組裝維修。
 
  她耐心等待了兩個多小時,自行車才組裝調井好。下午三點鐘,她騎著自行車趕緊返回市區。真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在返回途中,跌了一跤,擦破了手皮。她忍住疼痛,包扎了一下,然后,在小食店匆匆忙忙吃了一碗面,五點鐘趕回到外灘郵局。在下班前,她終于把上海鳳凰牌自行車從郵局寄往海南島。
 
  胡韻霞辦完此事,心里感覺到非常的開心舒暢。盡管忙了一整天,可是,她不覺得累,反而覺得心情舒暢。此刻,胡韻霞感覺到,自己能有這樣的機會,為自己所牽掛的人辦事,那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作品集念人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 胆组时时彩软件 喜乐彩走势分析 3d试机号每日快报 专业炒股配资 十一选五任七必中34注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10分钟 11选5任3最佳投注方法 老牌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五码图 中国体育彩票app能买吗 云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炒股开户最低多少钱 福彩快三官网app 腾讯幸运28 11选5前三直选复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