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念人:《外灘情》第四章:說 媒

時間:2020-08-23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念人 點擊:
  再說胡韻霞,她從廣州返校后,一九六七年,她大學畢業后分配到母親胡女士所在單位—上海市儲運公司當倉庫管理員。
 
  她把對王之之的想念之情,深深埋在心底深處。從這一年起,每當除夕,她都要一個人偷偷地來到外灘,站在石頭上,面向東南方向放飛一只白鴿,并默默無言地祈禱十分鐘,愿白鴿捎上一個美好祝福:祝王之之幸福快樂。
 
  倉庫管理工作是一項復雜而繁重的工作。碼頭倉庫儲存的品種繁多,五花八門。每天上班,一干就是幾個小時,每時每刻都不能離開自己的崗位。對于每一個商品,都要認真準確的做好出庫入庫登記手續工作,任何一個忽略,都會導致倉庫造成損失。
 
  盡管工作繁瑣艱苦,可是,胡韻霞輕手輕腳,盡職盡責,任勞任怨,把工作做得有條不紊,頭一年,她就被評為公司先進工作者。
 
  這樣,一干就是九年了。母親已經退休在家。老人家看到自己的女兒已經長大成人,亭亭玉立,看在眼里甜在心上。
 
  她想起丈夫被劫持到臺灣時,韻霞還不滿月,是自己一手尿一手屎,費盡心血,把其拉扯長大,讀完大學畢業。
 
  韻霞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有時候,一提及父親,女兒就流下眼淚,她是多么惦念自己的父親呢!
 
  大子胡韻正大學畢業,分配在外灘區工作。幾年前,當上了上海市外灘區副區長,總算事業有成。
 
  兒媳何麗麗在街道辦負責婦女工作,性情爽直,勤奮、賢惠。他們已育有一男孩。
 
  如今,唯有女兒胡韻霞婚姻問題,成為母親胡女士的一塊心病。俗話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女兒已二十多歲了,該找個好婆家的時候了。每天,當看著女兒一個人獨來獨往時,心里總不是滋味。此間,好心鄰居介紹街道社區中一二個男人,她連見面都不見就辭掉了。尤其是兒媳何麗麗,為其介紹了一位街道辦科長,韻霞也不屑一顧。
 
  對此,為女兒找個好婆家,讓其安安然然過日子,這是做母親最大的心愿,也是余生唯一的牽掛!什么時候才能了卻這一心愿呢?
 
  一次,兒媳何麗麗又通過同事朋友,為胡韻霞介紹了一位在市對外進出口公司工作一位郭經理。
 
  郭經理僅三十多歲,大學畢業,年輕有為,是市進出口系統后起之秀。
 
  一天,郭經理想約胡韻霞到東方咖啡廳見面。何麗麗以喝咖啡為名,瞞著這是為其找對象一事,帶著韻霞一起去東方咖啡廳喝咖啡。
 
  嫂嫂和姑姑進入東方咖啡廳,在郭經理茶桌對面坐下來。剛坐下來,韻霞立即覺察到,對面這位男人神態曖昧地注視著自己。于是,她馬上意識到,今天,嫂嫂叫自己來喝咖啡,實質上是借喝咖啡之機會,帶自己來與對象見面。
 
  想到此,韻霞還沒等嫂嫂互相介紹,立刻站立起來,禮貌地說:“對不起,嫂嫂,我單位有事需要趕緊回去處理。喝咖啡一事,改天再說吧!”說著,她就轉身離開咖啡廳走了。此刻,盡管嫂嫂、男子追趕上來怎么勸說,她仍然是頭不回地走了……
 
  是的,胡韻霞有時心里也想不明白,是不是自己著了什么魔,心里總是裝著王之之,想忘記也忘不了。不管介紹的男人有多優秀,自己都不放在眼里。生活中,每當煩惱時,想起王之之那親切且靈氣的形象與甜甜的微笑時,那心中的煩惱隨風而去,心甘情愿受折磨。然而,十多年來,經媽媽、嫂嫂以及朋友介紹,確實介紹了不少對象。有當處長、科長、有當總經理的,他們的條件也很為優越。可是,自己卻都不感興趣,提不起情感去面對。
 
  胡韻霞想到,同自己一起從中專畢業的女孩,個個都建立起自己的家庭,唯一自己還在外圍漫游。此事,使母親、大哥大嫂很為不滿,曾為此事也與母親、大哥大嫂鬧過矛盾。尤其是母親,常常為此事操心,有時竟然是徹夜不眠。
 
  家人的壓力,她感到很痛苦與煩惱。有時,面對情感的折磨,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可是,情感這個問題,不是想放就放想收就收的東西,它猶如鴉片一樣,一旦品嘗到了,那就身不由已想放都難了。
 
  對于這個問題,胡韻霞在思想上確實壓力大。母親僅生這一個女兒,從小到大花費了無少心血。特別是自己出生還不滿月,父親就丟下母親去了臺灣。幾十年如一日,母親一手把自己養大,并培養成人。母親的辛苦,在韻霞心里是清楚的。有時想起,母親已經年老,是去日多在日短的人了,為了照顧到母親的情緒,不想使其對女兒產生失望與后悔,真想遷就了老人家。但是,自己就是面對不了,一遇到這個問題,又想起遠在天涯的初戀情人王之之,令其想放也放不下。究竟如何是好呢?這可是就是人們常說的那一句話:緣分!也可能是緣分不到。緣分到了,一切的一切都會隨緣化解了。
 
  不過,有時侯胡韻霞自己也冷靜下來想,自從與王之之淚別江南后,幾年過去了,一直都沒有之之的消息。她想到,之之初中畢業后,如果沒有機會上高中的話,應該早給自己來信說說;如果有機會上高中就讀的話,至今,應該是大學畢業了。可是,為何多年沒有來信?難道他把自己忘掉了嗎?按之之的為人人品,他是不會的。韻霞想起大串聯時,在漢口火車站,在那種緊急情況下求助,他都能夠義不容辭地伸出手來,毅然相助,表明他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不是那種滑頭滑腦逢場作戲的人。
 
  人啊!不論干什么工作做什么事,只要有重情重義這一顆心,日子就過得安然幸福。她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自己的見解,相信自己的追求。
 
  這天上午,剛好是星期六。這天,大哥胡韻正不在家,嫂嫂何麗麗去市場買菜。在家中,僅有母親、韻霞以及幾歲大的男孫小寶。母親把胡韻霞叫到自己的面前,再次過問女兒婚姻。
 
  “俗話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韻霞,你今年年近三十了,有人了嗎?”母親關切地問。
 
  母親一提起女兒婚姻一事,又刺痛了女兒的心。于是,她有氣地反問:“媽媽,您說煩不煩啊!您已經問了很多次了。”
 
  “是的,媽已經問很多次了。你婚姻的事情不早日解決,媽要問到死啊!”母親也有氣地說。
 
  “媽,女兒的婚姻問題,讓女兒自己作主。您老人家不要過分擔心了。”胡韻霞說。
 
  “媽就是生你這么一個女兒,是我的心頭肉。我不看到你有的好婆家,我死都不安啊!”母親苦澀地說。
 
  “媽,您很愛女兒,您的心,女兒是看得到的;您的心,女兒是能夠理解的。人常說,強扭的瓜不甜。女兒嫁給一個不稱心不稱意的人,今后的生活肯定不會快樂幸福的。媽,您不要把女兒往火爐上烤了。”胡韻霞忍耐著性子地說。
 
  母親聽到女兒這樣說,反駁女兒說:“那是你自己把自己往火爐上烤,不是媽媽把你推上火爐烤。”說到這里,母親動情地說:“媽媽也知道女兒這十多年來心里很苦。但是,你要知道,媽媽已是退休之人,離七十古來稀不遠,媽想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女兒有一個好的歸宿。死也暝目啊!”說著,母親流下了眼淚。
 
  韻霞看到母親痛苦地流下了眼淚。于是,趕忙拿出自己的手帕,走上前去,一邊為母親輕輕擦去眼淚,一邊輕聲對母親說:“女兒知道,爸爸去臺灣后,幾十年來,媽媽沒有了伴侶,一個人過也是不易啊!媽媽的委屈與無奈,女兒都能夠理解同情。女兒爭取媽媽在世時,解決自己這一終身大事,讓媽媽放心。好嗎?”
 
  胡韻霞這么一說,母親胡女士聽后,心里暫時也覺得安慰,臉上漸漸顯露出笑意。
作品集念人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 甘肃11选5中奖规则 安徽快三推荐号码预测 内蒙古快3开奖公告 二分时时彩托 陕西11选五任六推荐 股票配资监管相 河南快3预测号码推荐 河南泳坛夺金怎么算中奖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十分走势图 广西11选5台子 天涯入眠股票推荐专贴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表 12bet什么地方有百家乐场子 河北11选五玩法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 彩票购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