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法醫?捕快?雙劍合璧!

時間:2020-03-2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未知 點擊:
法醫?捕快?雙劍合璧!

 
  當當當當,新年伊始第一期,小最特別為大家請到法醫秦明和賣萌的捕快二寶為大家送上——最最有趣,最最專業的內容!只此一家,可別錯過哦!PS全體編輯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哦!
 
  法醫出沒,請注意!
 
站前血案
  “這可不是一個作案的好地方。”我環顧了下四周。
 
  “未必。”大寶說,“鬧中取靜,是個燈下黑啊。”
 
  “在這個熙熙攘攘的火車站旁邊作案,會是個什么人呢?”林濤一邊說,一邊率先穿上了現場勘查裝備。
 
  其實我們在一個小時之前,就已經接到了指揮中心的指令,讓我們到站前廣場農家巷里出勘一起命案現場。死者是一個年輕男子,派出所民警初步勘驗是他殺。
 
  火車站這塊巴掌點兒大的地方,幾乎哪兒都擠滿了人。整個火車站上空都彌漫著難聞的氣味。即使現場勘查車拉著警笛,卻依舊不能改變被淹沒在車流中的命運。在堵了四十分鐘后,駕駛員終于按捺不住,擠到路邊騎跨上了人行道,在眾人的責罵聲中沖出了重圍。
 
  因為對火車站的地形不熟,我們在站前廣場調了幾次頭,才找到位于火車站西頭高樓背后隱藏的社區里面的現場。由于高樓的阻隔,進入這個小巷口后,仿佛突然安靜了下來。
 
  社區入口極其隱蔽,除了這里的居民,并沒太多其他的圍觀群眾。我們穿好勘查裝備,掀起警戒帶走進了現場。
 
  現場是這個巷子的盡頭,四層居民樓的樓道口側的幾個垃圾桶之間。
 
  垃圾桶已經被民警向兩邊移動,以便檢查躺在地上的這個人還有沒有生命體征。其實作為一名法醫,看到這地面上的大片狀血泊,就知道他沒存活的可能了。
 
  “現場周圍已經進行了初步勘查。”技術員小李說,“可是這里痕跡太復雜了,在報案人發現尸體報警后,又有很多人走進來看熱鬧,所以地面上各種血足跡。現場保護失敗,我們也不可能從這里找到兇手的痕跡了。”
 
  林濤沒有放棄,在垃圾桶壁和地面上用多波段光源查找著痕跡。
 
  我扳了扳死者的肘關節,又翻了翻死者的眼瞼,說:“角膜輕度混濁,尸僵完全形成,距離現在大概已經死亡12個小時至16個小時了。”
 
  “現在是中午十一點半。”偵查員抬腕看了看表,說,“也就是說是昨晚天黑后死的?”
 
  我點點頭。
 
  偵查員說:“這個樓道里住了八戶人家,但基本都是擁房等拆遷的,只有兩戶四樓的人家住在這里。我們都問了,他們昨天并沒有聽見什么異響。”
 
  “死者是個什么人?”我摸了摸死者滿是血跡的前襟,冰冷的尸體發出的寒氣刺激著我的手掌。
 
  “還沒有查清楚。”民警說,“巷口墻角有一個錢包,里面有個身份證,但是我看了看,這個死者肯定不是身份證照片上的人。估計這個錢包和這起案件無關吧。”
 
  “肯定不是這里的住戶嗎?”我問。
 
  民警翻了翻筆記本,說:“肯定不是。”
 
  “我覺得這是一起侵財案件。”大寶說,“死者無緣無故跑到這里來做什么?尤其是考慮在火車站附近,而這個人旁邊卻一件行李也沒有,肯定是一個劫財殺人啦。”
 
  我看了看死者腳上的皮鞋,又看了看他的頸部和手腕,說:“劫財,最好的對象是有錢人,或者是可能身上帶有現金的農民工。但是死者的穿著,是看著比較前衛,但是廉價的衣物,怎么看,既不像有錢人,又不像農民工。我覺得倒像是個小混混。”
 
  “你說是斗毆死亡的?”大寶問。
 
  “斗毆,一般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叫聲肯定大,那么樓上的住戶肯定能聽得見。”我說,“而且斗毆一般都是傷害行為,身上的輕微損傷多。但是死者身上看不到抵抗傷什么的,倒像是一擊致命啊。”
 
  “那你的意思,是尋仇?”大寶接著問。
 
  我搖搖頭,說:“現在下結論還為時尚早,我看我們還是先檢驗尸體比較好。”
 
  警車開得快,殯儀館的運尸車就慢了許多。我們在殯儀館解剖室外等了半個多小時,尸體才被運到。
 
  我們先把尸體的衣服逐件脫了下來,然后在解剖室的地面上墊了一塊白布,把衣服擺放整齊。尸體上身穿著一件薄短羽絨服、一件毛線衣和一件棉毛衫,下身穿著一條牛仔褲和一條內褲,腳上穿著一雙棉襪和一雙廉價的尖頭皮鞋。
 
  上身的衣物前襟都被血染了,被曬干后,衣服硬邦邦的。幾件衣服對應的前胸部位,都有一處破口,一角銳利,一角鈍。
 
  “兇器應該是一個比較長的單刃匕首。”大寶說,“一刀斃命。”
 
  “這案子挺奇怪的,你們看這里。”我指著羽絨服的口袋說。
 
  羽絨服的兩個下口袋的內膽都被翻了出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