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金絲雀和一群貓

時間:2020-03-2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古龍 點擊:
大人物(全文在線閱讀)   >   第三章 金絲雀和一群貓

01

田思思道:“不帶這些東西,你難道要我蓋那些臭男人蓋過的被睡覺?用那些臭男人用過的碗吃飯?”

田心忍住笑道:“就算小姐不愿用別人的東西,我們在路上也可以買新的。”

田思思道:“買來的也臟。”

田心道:“這些東西難道不是買來的嗎?”

田思思撅起嘴,道:“我不管,這些東西我非帶走不可,一樣都不少,否則……”

田心嘆了口氣,替她接了下去,道:“否則就把我許配給王大光,是嗎?”

她眼珠子一轉,忽又吃吃笑道:“有個人總說我是小撅嘴,其實她自己的小嘴比我撅得還高。”

她說要的東西,就非要不可,你就算說出天大的理由來,她也拿你當放屁。

她可以在一眨眼間跟你翻臉發脾氣,但你再眨眨眼,她說不定已將發脾氣的事忘了,說不定會拉著你的手賠不是。這就是田大小姐的大小姐脾氣。

所以我們的田大小姐就帶著她的洗臉盆、妝盒、鏡子、被褥、枕頭、香爐、棋盤……還有幾十樣你想都想不到的東西,踏上了她的征途。

這是她生平第一次出門。

她的目的地是江南。

因為她心目中三個大人物都在江南。

但江南究竟是個怎么樣的地方呢?離她的家究竟有多遠?

這一路上會經過些什么樣的地方?會遇見些什么樣的人?

這些人是好人?還是惡人?會對她們怎么樣?

她們是不是真會遇到一些意外危險?是不是能到達江南?

就算她們能到江南,是不是真能找得到她心目中的那三個大人物?

他們又會怎么樣對她?

這些事田大小姐全都不管,就好像只要一坐上車,閉起眼,等張開眼來時,就已平安到了江南,那三位大人物正排著隊在等她。

她以為江湖就像她們家的后花園一樣安全,她以為江湖中人就像她們家的人一樣,對她百依百順、服服帖帖。

像這么樣一個女孩子踏入了江湖,你說危險不危險?

她若真能平平安安地到達江南,那才真的是怪事一件。

她在這一路上遇到的事,簡直令人連做夢都想不到,你若一件件去說,也許要說個兩三年。

02

繁星,明月,晚風溫暖而干燥。

中原標準的好天氣。

車窗開著,道旁的樹木飛一般往后倒退,馬車奔得很急。

田思思就像是一只已被關了十幾年,剛飛出籠子的金絲雀,飛得離籠子愈遠愈好,愈快愈好。

風從窗子外吹進來,吹在她身上,她興奮得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從窗子里探出頭,看到天上一輪冰盤般的明月,她立刻興奮得叫了起來,就像是平生第一次看到月亮一樣,不停地叫著道:“你看,你看這月亮,美不美?”

田心道:“美,美極了。”

田思思道:“江南的月亮一定比這里的更美,說不定還圓得多。”

田心眨著眼,道:“江南的月亮難道和這里的不是同一個?”

田思思嘆了口氣,搖著頭道:“你這人簡直連一點詩意都沒有。”

田心凝注著窗外的夜色,深深道:“我倒不想寫詩,我只想寫部書。”

田思思道:“寫書?什么樣的書?”

田心道:“就像《西游記》彈詞那樣的閑書,連書名我都已想出來了。”

田思思笑道:“想不到我們的小撅嘴還是女才子,你想的是什么書名,快告訴我。”

田心道:“《大小姐南游記》。”

田思思道:“《大小姐南游記》?你……你難道是想寫我?”

田心道:“不錯,大小姐就是你,南游記就是寫我們這一路上發生的事。”

她的臉已因興奮而發紅,接著道:“我想,我們這一路上一定會遇見很多很多有趣的人,發生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我若能全都寫下來,讓別人看看我們的遭遇,那一定更有趣。”

田思思的興趣也被引起來了,拍手道:“好主意,只要你真能寫,寫得好,這本書將來說不定比《西游記》還出名。”

她忽又正色道:“可是你絕不能用我們的真名字,免得爹爹看了生氣。”

田心眼珠子轉動著道:“那么我用什么名字呢……《西游記》寫的是唐僧,我總不能把小姐你寫成尼姑呀……”

田思思笑啐道:“我若是唐僧,你就是孫悟空,我若是尼姑,你就是母猴子。”

她吃吃地笑著又道:“猴子的嘴豈非也都是撅著的。”

田心的嘴果然又撅起來了,道:“孫猴子倒沒關系,但唐僧卻得小心些。”

田思思道:“小心什么?”

田心道:“小心被人吃了你這身唐僧肉。”

田思思跳起來要去擰她的嘴,忽又坐下來,皺起眉,道:“糟了,糟極了。”

田心也緊張起來,道:“什么事?”

田思思漲紅了臉,附在她耳旁,悄悄道:“我剛才多喝了碗湯,現在脹得要命。”

田心又好笑,又不好意思笑,咬著嘴唇,道:“怎么辦呢?總不能在車上……”

田思思道:“我還是忘了件大事,我們應該帶個馬桶出來的。”

田心實在忍不住,已笑彎了腰。

田思思恨恨道:“這有什么好笑的,你難道就從來不急?”

田心當然也有急的時候,當然也知道那種滋味多要命。

她也不忍再笑了,悄悄道:“路上反正沒有人,又黑,不如叫車夫停下來,就在路旁的樹林子里……”

田思思“啪”地輕輕給了她一巴掌,道:“小鬼,萬一有人闖過來……”

田心道:“那沒關系,我替你把風。”

田思思拼命搖頭,道:“不行,一千一萬個不行,說什么都不行。”

田心嘆了口氣,道:“不行那就沒法子,只好憋著點吧。”

田思思已憋得滿臉通紅。

這種事你不去想還好,愈想愈急,愈想愈要命。

田思思忽然大呼,道:“趕車的,你停一停。”

田心掩口笑道:“原來我們的大小姐也有改變主意的時候。”

田思思狠狠瞪了她一眼,忽又道:“我正好也有話要吩咐趕車的。”

田心道:“什么話?”

田思思搖著頭,喃喃道:“到底是小孩子,做事總沒有大人仔細。”

車一停下,她就跳了下去,大聲道:“趕車的,你過來,我有話說。”

趕車的慢吞吞跳下來,慢吞吞地走過來,一副呆頭呆腦的樣子。

田思思覺得很滿意,她這次行動很秘密,當然希望趕車的愈呆愈好,呆子很少會發現別人的秘密。

但她還是不太放心,還是要問問清楚。因為她的確是個很有腦筋,而且考慮很周密的人。

所以她就問道:“你認不認得我們?知不知道我們是誰?”

趕車的直著眼搖頭道:“不認得,不知道。”

田思思道:“你知不知道我們剛剛是從什么地方走過來的?”

趕車的道:“俺又不是呆子,怎么會不知道?”

田思思已有點緊張,道:“你知道?”

趕車的道:“當然是從門里面走出來的。”

田思思暗中松了口氣,道:“你知不知道那是誰家的門?”

趕車的道:“不知道。”

田思思道:“你知不知道我們要到什么地方去?”

趕車的道:“不知道。”

田思思眼珠子一轉,忽又問道:“你看我們是男的?還是女的?”

趕車的笑了,露出一口黃板牙,道:“兩位若是女的,俺豈非也變成母的了。”

田思思也笑了,覺得更滿意,道:“我們想到附近走走,你在這里等著,不能走開。”

趕車的笑道:“兩位車錢還沒有付,殺了俺,俺也不走。”

田思思點頭道:“對,走了就沒車錢,不走就有賞。”

趕車的往腰帶上抽出旱煙,索性坐在地上抽起煙來。

田思思這才覺得完全放心,一放心,立刻就又想到那件事了。

一想到那件事,就片刻也忍耐不得,拉著田心就往樹林子鉆。

樹林里并不太暗,但的確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田心悄聲道:“就在這里吧,沒有人看見,我們不能走得太遠。”

田思思道:“不行,這里不行,那趕車的是個呆子,用不著擔心他。”

每個人都認為愈暗的地方愈安全,這也是人們心理上的弱點。

田思思找了個最暗的地方,悄悄道:“你留意看著,一有人來就叫。”

田心不說話,吃吃地笑。

田思思瞪眼道:“小鬼,笑什么,沒見過人小便嗎?”

田心笑道:“我不是笑這個,只不過在想,這里雖不會有人來,但萬一有條蛇……”

田思思跳起來,臉都嚇白了,跳過去想找個東西塞她的嘴。

田心告饒,田思思不依,兩個人又叫又笑又吵又鬧,樹林外的車輛馬嘶聲,她們一點也沒聽到。

等她們吵完了,走出樹林,那趕車的“呆子”早已連人帶車走得連影子都瞧不見了。

田思思怔住。

田心也怔住。

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怔了很久,田心才長長嘆了口氣,道:“我們把人家當作呆子,卻不知人家也把我們當呆子,我們是真呆,人家卻是假呆。”

田思思咬著牙,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了。

田心道:“現在我們該怎么辦呢?”

田思思道:“無論怎么辦,我絕不會回家。”

她忽又問道:“你有沒有把我們的首飾帶出來?”

田心點點頭。

田思思跺腳道:“我們剛才若將那個小包袱帶下車來就好了。”

田心忽然從背后拿出了包袱,道:“你看這是什么?”

田思思立刻高興得跳了起來,道:“我早就知道你這小撅嘴是個鬼靈精。”

田心卻又嘆了口氣,喃喃道:“到底是小孩子,做事總不如大人仔細。”

路上并不黑,有星有月。

兩個人逍遙自在地走著,就好像在閑游似的,方才滿肚子的怒氣,現在好像早就忘了。

田思思笑道:“東西失了,反倒輕松愉快。”

田心眨著眼,道:“你不怕蓋那些臭男人蓋過的被子?”

田思思道:“怕什么,最多買床新的就是,我那床被反正也是買來的。”

田心忍不住笑道:“我們這位大小姐雖然脾氣有點怪,總算還想得開,只不過又有點健忘而已,自己說過的話,自己一轉頭就忘了。”

田思思瞪了她一眼,忽又皺眉道:“有件事我一直覺得很奇怪。”

田心道:“什么事?”

田思思道:“那趕車的還沒拿車錢,怎么肯走呢?”

田心又怔住,怔了半天,才點著頭道:“是呀,這點我怎么沒想到呢?”

田思思忽又“啪”地輕輕給了她一巴掌,道:“小呆子,他當然知道我們車上的東西很值錢,就算買輛車也足足有余。”

田心道:“哎呀,小姐你真是個天才,居然連這么復雜的問題都想得通,我真佩服你。”

大小姐畢竟是大小姐。

大小姐的想法有時不但要人啼笑皆非,而且還得流鼻涕。

03

天亮了。

雞在叫,她們的肚子也在叫。

田思思喃喃道:“奇怪,一個人的肚子為什么會‘咕咕’地響呢?”

田心道:“肚子餓了就會響。”

田思思道:“為什么肚子餓了就會響?”

田心沒法子回答了,大小姐問的話,常常都叫人沒法子回答。

田思思嘆了口氣,道:“想不到一個人肚子餓了會這么難受。”

田心道:“你從來沒餓過?”

田思思道:“有幾次我中飯不想吃,到了下午,就覺得已經快餓瘋了,現在才知道,那時候根本不算是餓。”

田心笑道:“你不是總在說,一個人活在世上,什么樣的滋味都要嘗嘗嗎?”

田思思道:“但餓的滋味我已經嘗夠了,現在我只想吃一塊四四方方、紅里透亮、用文火燉得爛爛的紅燒肉。”

田心道:“那么你只好回家去吃吧。”

田思思道:“外面連紅燒肉都沒得賣?”

田心道:“至少現在沒有,這時候飯館都還沒有開門。”

她想了想,又道:“聽說有種茶館是早上就開門的,也有吃的東西賣,這種茶館大多數開在菜市附近。”

田思思拍手笑道:“好極了,我早就想到菜市去瞧瞧了。還有茶館,聽說江湖中有很多事,都是在茶館里發生的。”

田心道:“不錯,那種地方什么樣的人都有,尤其是騙子更多。”

田思思笑了,道:“只要我們稍微提防著些,有誰能騙得到我們,我們不去騙人家,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這城里當然有菜市,菜市旁當然有茶館,茶館里當然有各色各樣的人,流氓和騙子當然不少。

大肉面是用海碗裝著的,寸把寬的刀削面,湯里帶著厚厚的一層油,一塊肉足足有五六兩。

在這種地方吃東西,講究的是經濟實惠,味道好不好,根本就沒有人計較。

這種面平日里大小姐連筷子都不會去碰的,但今天她一口氣就吃了大半碗,連那塊肉都報銷得干干凈凈。

田心瞅著她,忍住了笑道:“這碗和筷子都是臭男人吃過的,你怎么也敢用?”

田思思怔了怔,失笑道:“我忘了,原來一個人肚子餓了時,什么事都會忘的。”

她放下筷子,才發現茶館里每個人都在瞪大了眼睛瞧著她們,就好像拿她們當作什么怪物似的。

田思思摸了摸臉,悄悄道:“我臉上是不是很臟?”

田心道:“一點也不臟呀。”

田思思道:“那么這些人為什么老是窮瞪著我?”

田心笑道:“也許他們是想替女兒找女婿吧。”

她手里始終緊緊抓住那包袱,就連吃面的時候手都不肯松開。

田思思忽然道:“松開手,把包袱放在桌上。”

田心道:“為什么?”

田思思道:“出門在外,千萬要記住‘財不可露眼’,你這樣緊緊地抓著,別人一看就知道包袱里是很值錢的東西,少不了就要來打主意了。你若裝得滿不在乎的樣子,別人才不會注意。”

田心抿嘴吃吃笑道:“想不到小姐居然還是個老江湖。”

田思思瞪眼睛道:“誰是小姐?”

田心道:“是少爺。”

她剛把包袱放在桌上,就看見一個人走過來,向她們拱了拱手,道:“兩位早。”

這人外表并不高明,甚至有點獐頭鼠目,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東西。

田思思本不想理他的,但為了要表現“老江湖”的風度,也站起來拱了拱手,道:“早。”

這人居然就坐了下來,笑道:“看樣子兩位是第一次到這里來的吧?”

田思思淡淡道:“已經來過好幾次了,城里什么地方我都熟得很。”

這人道:“兄臺既然也是外面跑跑的,想必曉得城里的趙老大趙大哥。”

聽他的口氣,這位趙大哥在城里顯然是響當當的人物。若不認得這種人,就不是老江湖了。

田思思道:“談不上很熟,只不過同桌吃了幾次飯而已。”

這人立刻笑道:“這么樣說來,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在下鐵胳膊,也是趙老大的小兄弟。”

他忽然壓低語聲,道:“既然是一家人,有句話我就不能不說。”

田思思道:“只管說。”

鐵胳膊道:“這地方雜得很,什么樣的壞人都有,兩位這包袱里若有值錢的東西,還是小心些好。”

田心剛想伸手去抓包袱,田思思就瞪了她一眼,淡淡地道:“這包袱里也不過只是幾件換洗的衣裳而已,用不著小心。”

鐵胳膊笑了笑,慢慢地站起來,道:“在下是一番好意,兩位……”

他忽然一把搶過包袱,掉頭就跑。

田思思冷笑,看這人腿上的功夫,就算讓他先跑五十尺,她照樣一縱身就能將他抓回來。

大小姐并不是那種弱不禁風的女人,有一次在錦繡山莊的武場里,她三五招就將京城一位很有名的鏢頭打得躺下了。

據那位鏢頭說,田大小姐的武功,在江湖中已可算是一等一的身手,就連江湖最有名的女俠“玉蘭花”都未必比得上。

只可惜這次大小姐還沒有機會露一手,鐵胳膊還沒有跑出門,就被一條威風凜凜、臉上帶著條刀疤的大漢擋住,伸手就給了他個大耳光,厲聲道:“沒出息的東西,還不把東西給人家送了回去。”

鐵胳膊非但不敢還手,連哼都不敢哼,手撫著臉,垂著頭,乖乖地把包袱送了回來。

那大漢也走過來,抱拳道:“俺姓趙,這是俺的小兄弟,這兩天窮瘋了,所以才做出這種丟人的事。兩位要打要罰,但憑尊便。”

田思思覺得這人不但很夠江湖義氣,而且氣派也不錯,展顏笑道:“多謝朋友相助,東西既然沒有丟,也就算了,兄臺何必再提。”

那大漢這才瞪了鐵胳膊一眼,道:“既然如此,還不快謝謝這位公子的高義。”

田思思忽又道:“兄臺既然姓趙,莫非竟是城里的趙大哥?”

大漢道:“不敢當。”

田思思道:“久仰大名,快請坐下。”

趙老大揮揮手,道:“這桌上的賬俺付了。”

田思思道:“那怎么行,這次一定由我作東。”

她抓過包袱,想掏銀子付賬,掏出來的卻是只鑲滿了珍珠的珠花蝴蝶──這包袱里根本就沒有銀子。

趙老大的眼睛立刻發直,壓低聲音,道:“這種東西不能拿來付賬的,兄弟你若是等著銀子用,大哥我可以帶你去換,價錢包保公道。”

他拍了拍胸脯,又道:“不是俺吹牛,城里的人絕沒有一個敢要趙老大的朋友吃虧的。”

田思思遲疑著,正想說“好”,忽然又看到一個長衫佩劍的中年人走過來,瞪著趙老大,沉著臉道:“刀疤老六,是不是又想打著我的字號在外面招搖撞騙了?”

這趙老大立刻站起來,躬身賠笑道:“小的不敢,趙大爺你好……”

話未說完,已一溜煙逃得蹤影不見。

田思思看得眼睛發直,還沒有弄懂這是怎么回事,這長衫佩劍的中年人已向她們拱拱手,道:“在下姓趙,草字勞達,蒙城里的朋友抬愛,稱我一聲老大,其實我是萬萬當不起的。”

田思思這才明白了,原來這人才是真的趙老大,剛才那人是冒牌的。

趙老大又道:“刀疤老六是城里有名的騙子,時常假冒我的名在外面行騙,兩位方才只怕險些就要上了他的當了。”

田思思的臉紅了紅,道:“但方才在下的包袱被人搶走,的確是他奪回來的。”

趙老大笑了道:“那鐵胳膊本是和他串通好了的,故意演出這出戲,好教兩位信任他,他才好向兩位下手行騙。”

他又笑了笑,接著道:“其實無論誰都可看出,兩位目中神光充足,身手必定不弱,憑鐵胳膊那點本事,怎么逃得出兩位手掌?”

田思思暗中嘆了口氣,這才叫: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但她心里又不禁覺得很高興,忍不住道:“你真能看得出我會武功?”

趙老大笑道:“非但會武功,而且還必定是位高手,所以在下才存心想結交兩位這樣的朋友,否則也未必會管這趟閑事。”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