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的母親

時間:2020-09-0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汪曾祺 點擊:
我的母親

 
  繼母身體不好。她婚前咳嗽得很厲害,和我父親拜堂時是服用了一種進口的杏仁露壓住的。
 
  她是長女,但是我的外公顯然不寵愛她。她的陪嫁妝奩并不豐厚,她有時準備出門做客,才戴一點首飾,比較好的首飾是副翡翠耳環。有一次,她要帶我們到外公家拜年,她打扮了一下,換了一件灰鼠的皮襖,我覺得她一定會冷。這樣的天氣,穿一件灰鼠皮襖怎么行呢?然而她只有一件皮襖。我忽然對我的繼母產生了一種說不出來的感情——我可憐她,也愛她。
 
  后娘不好當,我的繼母進門就遇到一個局面,前房(我的生母)留下三個孩子:我姐姐、我,還有一個妹妹。這對于后娘而言當然會是沉重的負擔。上有婆婆,下有小姑子,還有一些親戚鄰居,她們都拿眼睛看著,拿耳朵聽著。
 
  也許我和娘(我們都叫繼母為娘)有緣,娘很喜歡我。
 
  她每次回娘家,都是吃了晚飯才回來。張家總是叫兩輛黃包車,姐姐和妹妹坐一輛,娘摟著我坐一輛。張家有個規矩(這規矩是很多人家都有的),姑娘回婆家,要給孩子手里拿兩根點著了的安息香。于是我拿著兩根安息香,偎在娘懷里。聞著安息香的香味,我覺得很幸福。
 
  小學一年級時,冬天,有一天放學回家,我想大便,憋不住,拉在褲子里了(我記得我拉的屎是熱騰騰的)。我兜著一褲兜屎,一扭一扭地回了家。我的繼母一聞,二話沒說,趕緊燒水,給我洗了屁股。她把我擦干凈,讓我圍著棉被坐著。接著就給我洗襯褲、刷棉褲。她不但沒有說我一句,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我妹妹長了頭虱,娘煎草藥給她洗頭,用篦子給她篦頭發。張氏娘認識字,念過《女兒經》。她念的那本,是她從娘家帶過來的,我看過,書里面有這樣的句子:“張家長,李家短,人家是非我不管。”她就是按照這一類道德規范做人的。她有時念經——《金剛經》《心經》,她是為她的姑媽念的。
 
  她做的飯菜有些是鄉下做法,比如番瓜(南瓜)熬面疙瘩,煮百合先用油炒一下,我覺得這樣的吃法很怪。
 
  她死于肺病。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 重庆时时彩软件破解版 股票分析师培训 网络彩票平台app 河北体彩11选规则五 广西快乐十分源码 江西11选5杀号技巧 广东快乐十分博彩网 云南11选5必赢打法 彩票走势图合法吗 体彩11选5新疆开奖说明 甘肃快三走势一定牛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选五今天开 北京pk 拾彩票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