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媽媽的禮物

時間:2020-08-2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顧穎 點擊:
媽媽的禮物


 
  我爸從歐洲旅游回來,帶了一箱子巧克力和兩條項鏈。他把項鏈擺在我面前。我逐一打開看,兩條都是水晶十字架。一條粗放些,一條精細些。我指著那條細巧的說:“我拿這條吧。”
 
  他說:“都是買給你的。因為不知道你會喜歡哪條,所以就都買了。”
 
  我爸向來笨拙又天真,買的菜和水果總比別人貴,還是一堆爛的,卻滿心歡喜。他問我這項鏈在國內買價格要翻倍了吧,我說那是當然。后來我偷偷上網查了一下,他買得比國內還貴了不少。他舒了口氣,說:“從來也沒給你買過禮物,這還是頭一次……”
 
  父親有些健忘了,他是給我買過禮物的。
 
  第一次收到他的禮物是在小學。我爸從深圳出差回來,帶回一堆二手衣物和一些時髦的小玩意兒。在他出差的這兩周里,我媽被診斷出癌癥,她謹守著這個診斷,直到父親回到家。她一件件試著我爸買的衣服,還精心為我打扮,把新買的發飾別到我的發辮上。全家人沉浸在拆禮物的氣氛中,對悲涼的未知視而不見。
 
  我爸的品位是男子漢中的男子漢,那次卻給我買了好多滿滿公主心的飾品。我媽生性要強,覺得生病是件讓人恥笑的事,每次放療后,她遮掩住畫滿格子的臉不讓人看見,踽踽地穿過幽暗狹窄的弄堂回家。我則每天佩戴不同款式的發圈、別著可愛的胸針,奔跑在陽光里,接收女孩們羨慕的目光。這是一段快樂的回憶,身無長處的我靠著爸爸的禮物,第一次成為焦點。
 
  “我想你信上帝,買十字架總不會錯。”我爸仍然在講他買禮物的細節,“你喜歡嗎?”
 
  “喜歡。”
 
  “真的喜歡嗎?”他不自信地追問。
 
  “真的。”
 
  “那你在婚禮上會戴嗎?”他小心翼翼地問道。
 
  我的婚禮定在一個月后,在教堂舉行。我爸比我緊張,他反復問我需要他做些什么,婚禮籌備得如何了。我說只是一個儀式,不需要籌備,我連婚慶公司都沒有請。
 
  我的婚禮來得有點晚。在我媽過世后的第五年,我才實現了她生前最大的愿望。生前,她和所有催婚的父母一樣,常聯合我爸對我施壓。有時好言相勸,有時蠻不講理。那時她患癌癥已經二十來年了。任何一件事,發生時再天崩地裂,時間久了都會變成平凡小事,包括絕癥。她的病在我眼里已經成了一樁小事,我像平常的年輕女孩一樣反抗著她的逼婚,并沒有因為她的身體狀況而妥協。我媽是我認識的最剛強不屈的女人,和她相比,我懦弱膽怯。她常講述她反抗強權的經歷,笑話我是孬種,恨我的不爭。然而我身上有她的血液,我剛硬的一面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對愛情的執著上,沒什么能逼我接受我不想要的生活,哪怕是父母的健康或生死。我所有的剛強都用在了對她的反抗上。
 
  母親去世后,催婚的主力悄然退場,我爸勢單力孤,再也沒有提及此事。一年、兩年,我從之前的壓力中完全釋放,釋放得太徹底,釋放到我感覺自己有點輕,我的生活好輕。父母逼婚的話題仍然是永恒的熱門,時常聽到朋友們像我以前那樣抱怨,父母逼婚的微博熱點每個月至少沖榜兩次。鮮明的對立面,沉重壓迫的愛,大家控訴著、無奈著。那個下午我把兩千多條評論看了個遍,然后留言:好羨慕。
 
  世上唯一對我催婚的人已經走了。
 
  我想我爸并不在乎我是否會結婚。母親走了,這世上只剩下我倆,如果我不結婚,對他來說更有安全感。我曾經這樣想過。
 
  我爸叫了很多人來參加我的婚禮,好多人我根本不認識。我婉言相勸,他完全沒聽進去。我拉下臉,鄭重地告訴他出席我婚禮的人必須是我認識的。他才喁喁道:“我叫都叫了。那我不去提醒他們,他們忘了就不會過來了。你的婚禮聽你的。”
 
  這件事并沒有影響他的心情,他依然緊張又快樂地等待著我的婚禮。他定做了西裝,又做了襯衫,穿上后很帥。我買了領帶給他,他從未打過領帶,我只好憑著小時候打紅領巾的記憶給他系上。
 
  他說:“我一直不敢催你,怕給你壓力,其實我心里難過,老想著你將來怎么辦。現在你結婚了,我就放心了,將來有臉見你媽了。”
 
  我幼年的家在一座有百年歷史的石庫門房子的閣樓里,家里每一件器物背后都有一個人名。我爸常說,這熱水瓶是他結婚時大學同學送的,椅子是高中同學親手做的。
 
  直到信教后,我才知道教堂婚禮是不收紅包的,我每邀請一個朋友,都會提醒他不要送紅包。有不放心的會問我是真不要送還是客氣,我申明是真的,千萬別送,別來破壞我婚禮的圣潔。不收紅包使我在受邀人選上毫無負擔,不必擔心讓人為難。
 
  我媽過世那晚,幾撥朋友趕到我家吊唁,送我白包。我拿著錢說沒想到我這一生最先收到的不是紅包,而是白包。朋友都是我的同齡人,年輕到還未經歷過這種場合。他們按照自己的理解,把安慰放進白包里。我把白包交給我爸,他問我為什么會有這么多錢,我說大概他們以為多放點錢,我就不會太難過吧。我爸說婚禮送錢是錦上添花,葬禮送錢是雪中送炭。
 
  有時候錢是世界上最重的東西,有時候卻是最輕的。我的婚禮不收紅包,很大程度上是在為難人。本來買個紅包放入錢就能解決的事,變成了如何在世間萬物中選出一件既讓自己滿意又讓對方喜悅的禮物。此時,我才理解為何送禮時會說這是我的一點兒心意。心意,從心而來的意念。讓我驚奇的是,每一份禮物都和送禮者如此相像。我能透過這份禮物看到他最常見的表情,看出他是懷著怎樣的心情為我挑選禮物。看到他在選擇禮物時的思考、比較、煩惱和欣喜。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 甘肃快三走势图带跨度 建设银行理财产品 炒股票一天能赚多少钱 12121期体彩排列5 甘肃十一选五直播视频 大乐透复式7十2多少钱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一定 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 3d试机号378历史开奖 青海快3走势图结果 陕西体彩高频11选五一定牛 浙江十一选五复式计算表 重庆快乐十分电视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新结果 新疆11选5号码推荐 舟山飞鱼近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