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吾亦愛吾廬

時間:2020-05-13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蔣勛 點擊:
吾亦愛吾廬

 
  春雨連綿不斷,幾只麻雀飛來檐下避雨,停棲在我的窗臺,不到一尺距離。我停下工作,細看麻雀轉頭顧盼,小心翼翼,抖落身上的雨珠。想起陶淵明的詩“眾鳥欣有托,吾亦愛吾廬”,麻雀暫來屋檐下托身,使我一時眷愛起自己的家。
 
  童年住在城市邊緣,家的四周是菜田。走在田陌間,菜花招來蝴蝶飛舞。清溪水渠環繞,水聲嘩嘩。腳步踏過,青蛙紛紛跳入水中。我低頭看,濁水澄清處,漂著浮萍、菱葉,水底密聚螺螄、蚌殼、蛤蜊。
 
  菜田邊一排四棟黑瓦平房,我家是第一戶。斜屋頂,洗石子灰墻,竹籬圍繞一圈。院子特別大,種了許多植物。柳樹、扶桑、芙蓉、番石榴,高大的枝杈橫伸出竹籬,常引來路人攀折;低矮的花卉有美人蕉、雞冠花、雛菊,菜圃里還有母親種的西紅柿、茼蒿、辣椒、茄子。紅嫣紫翠,色彩繽紛,一年四季都好看。
 
  每日下課回到家,喂雞喂鴨是我的工作。黃昏以后,雞鴨鵝都回家,在院子里各占一角,相安無事。偶爾一只公雞跑去追鴨,母親便會厲聲喝止,罵道:“做雞也不安分!”母親語言奇怪,我聽不懂,公雞卻似乎知錯,低頭回到雞群,乖乖臥下不語。母親高興,便稱贊:“比人還懂事。”
 
  我家沒有養豬。附近鄰居幾乎家家養豬,家門口都置一土甕,用來盛裝廚余餿水。后來我才知道,“家”這個漢字,為屋頂下養了豬。漢代綠釉陶制作的豬圈、水井、灶臺,洋溢著生活的幸福感,使人領悟到,“房子”并不等于“家”。現代城市的建筑,無論多么富麗堂皇,不知道為什么,總讓我覺得,屋頂下常常少了些內容,“家”變成空的殼子。我常常在想,如果再造現代漢字的“家”,屋頂下應該放進什么內容。
 
  屋頂下是否至少應該有個“人”呢?我不敢確定。
 
  許多講究的住宅設計,總讓我覺得是一個櫥窗,櫥窗只需要在外面觀賞,并不需要在其間生活,不需要有“人”作內容。一個朋友邀我看她的家,說是“極簡”風格。我走進廚房,看到進口的廚具簇新,外層的護膜還在;我又走進衛浴間,只見全白的顏色,從天花板到地面,干干凈凈,鍍金的水龍頭發著冷冷的光。一面很大的鏡子,映照出我和主人的臉。我問主人:“在這住了多久?”她想一想,說:“兩年了。”聽起來好荒涼。
 
  我沒有說什么,我懷念起自己的家,懷念起小時候種滿花木的家,我和雞鴨一起長大,黎明時會被殺豬的凄厲叫聲驚醒。我也懷念起現在的家,窗外有一條大河,月圓時,我會在窗邊給遠方的朋友打電話,要他抬頭看一看月亮。
 
  春雨連綿,麻雀會來屋檐下避雨,不多久它們飛去,再來時口中銜草,在檐下隱蔽處跳躍忙碌,似乎認定此處是可以安身的處所。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 加拿大彩票快乐8 电子娱乐app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号 广西快乐十分在线投注 044期3d试机号 房地产股票融资 江西快3遗漏数据 技巧时时彩软件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吉林快三助手手机版 北京赛车开奖网址 甘肃11选五今日推荐号 青海快三推荐号推 北京pk10牛逼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