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皇帝的節儉與貪官的放肆

時間:2020-09-13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老貓在村里 點擊:
皇帝的節儉與貪官的放肆

 
  有一天,宋徽宗在宮里吃著飯,突然拿出幾件玉壺、玉盞來,糾結地說:“我想用這個啊,就怕別人說太奢華了。”
 
  皇上有壓力,權相蔡京趕緊幫著解脫:“陛下應該享用天下的供奉,區區玉器,又算得了什么?”
 
  宋徽宗本來就是一個向往奢華的人,聽了這話,就一發而不可收拾了。后來他還搞出了花石綱,最后亡國,身囚異邦。明朝的于慎行評價此事說:“蔡京的話,不是降君之惡,而是遏君之善,罪不容誅。”不過他又分析,從這個故事可以看出,至少在北宋末年以前,宮中用玉器吃飯的還比較少,至少算件奢華的事情,可到了現在,隨便一戶有錢人家就用玉杯、象牙筷子,習以為常,物力有限,再這么奢侈下去,非常值得憂慮。
 
  其實這件事情,完全可以理解為宋徽宗在擺姿態。皇帝嘛,又要過得好,又怕被人說,必須得假裝客氣一下。
 
  玉壺、玉盞算什么啊,早在唐朝,宮里就有自暖杯了,可以自動加熱的。唐朝的書上說:“內庫有一酒杯,有青色紋如亂絲,其薄如紙,于杯足上有縷金字,名曰‘自暖杯’。”唐玄宗讓往杯子里倒酒,“溫溫然有氣相次如沸湯”。這物件,比現在的電熱壺還厲害,酒一倒進去就冒熱氣了。上面有中國字,所以很可能不是進貢來的,不知道是哪位能工巧匠發明的,在當時絕無僅有,也是奢侈的東西。
 
  有沒有真節儉的?有,一般是開國皇帝,知道江山來之不易,所以體恤民力。這種節儉持續一代人,若是第二代不堅持,往往亡國。若是能堅持兩三代,沒準就弄出個盛世來,比如李世民。
 
  李世民生病要吃補藥,也不知道是誰給他出了個餿主意,必須吃“無脂肥羊”。既是肥羊,又是無脂,這個可就難了。負責此事的光祿卿韋某抓了瞎,就去請教侍中郝處俊。郝處俊說:“皇上有好生之德,肯定不會干這種事。”這事到底怎么干呢?郝處俊說,得先找五十只肥羊,一只一只當著羊的面殺。后面的羊害怕了,脂肪就會滲進肉里。那最后一只,肯定被嚇得快瘋了,就是極肥卻無脂的肥羊。
 
  不知道郝處俊這套說辭是不是編的,反正李世民知道后,覺得這事太殘忍,又浪費,絕對干不得,“乃止”。這也算是節儉吧?
 
  可到唐玄宗時期,國力強盛,由簡而奢的事情就多了。除了自暖杯以外,還有不少講頭,比如牙盤食,又叫看食。這是啥呢?就是把顏色鮮美的果蔬或者點心裝在精雕細琢的食盤(牙盤)上,端上來。一般是不吃的,吃也是淺嘗輒止,主要是擺著好看。就是在腐化的隋煬帝時代,皇家宴會的規矩,牙盤食也就上九盤,所以又叫九饤盤。唐玄宗時,規矩依舊是九盤,但天寶二年(743年),玄宗駕幸禁苑望春樓看渭水漕運,負責漕運的官員韋堅竟然給皇帝上了一百盤牙盤食,大大超標。由此開始,達官貴人的宴席上看食泛濫,看食成了炫耀擺闊、巴結逢迎的玩意兒,消耗了大量的民脂民膏。
 
  到了宋朝,興喝團茶,就是茶葉餅之類的東西。福建出好茶,丁謂在福建當轉運使時,向皇帝進貢上好的團茶,不過不多,也就每年40個餅。到了宋仁宗時期,上貢的是小團,品質要比大團好得多,當然也更貴。到宋神宗時期就更邪乎了,發展成進貢“密云龍”,價格比小團還要高,這就有些勞民傷財了。宋哲宗初年,皇太后為這個事情下了旨意:“告訴福建的官,以后不許再造‘密云龍’,也不要團茶。揀好茶吃就行,搞什么名目啊。”這就算是及時剎車。如果皇帝、太后要知道現在的茶動不動賣到上萬元一斤,會有啥感想呢?
 
  皇家有人看著,所以一舉一動要當表率,還有言官進諫,想奢靡,總是有所忌諱的。底下的人就不一樣了,那些官員,表面上正氣凜然,私下里瘋狂奢靡,比起奢侈的皇帝,有過之而無不及。
 
  比如唐太宗手下有個叫侯君集的,在小說里,也是瓦崗寨的英雄人物,人稱“小白猿”。真實的侯君集,很早就投入李世民麾下,出謀劃策,后來位列凌煙閣,但因為攜太子謀反,最后被殺。侯君集風光的時候,就因為貪污被彈劾過,謀反被抄家后,唐太宗在他家找出了兩個絕色美人。唐太宗好奇,問:“侯君集是怎么養你們倆的?”兩個姑娘答:“我們從來不吃飯,就喝人奶,所以才能長成這樣。”
 
  拿人奶當飯吃不稀奇,晉武帝司馬炎的女婿王濟,蒸豬肉時,蒸鍋里放的不是水,而是人奶。司馬炎的舅舅王愷更過分,讓小妓吹笛子,要是稍微走調,立刻殺掉;使美人勸酒,客人沒喝光,也殺掉。難怪蘇軾評價說:“時武帝在也,而貴戚敢如此,知晉室之亂也久矣。”
 
  奢靡的官,基本都是腐化的官,講究享受,也貪錢財,唐初的御史嚴升期就是個典型。嚴升期喜歡吃牛肉,他去江南巡查,所過州縣,烹宰極多。這也就罷了,他還要錢,事情無論大小,只要給錢就能辦。于是,其所到之處,“金銀為之踴貴”。于是乎,嚴升期被老百姓送了個外號,叫“金牛御史”。
 
  想一想,瘋狂亂造的貪官污吏究竟是什么心理呢?可能是因為皇帝為了子孫相繼坐享天下富貴,好歹還要考慮一下長治久安,而官員任期有限,必須自己想辦法,才能得到更多享受吧。明朝的江盈科說了個段子:楚有一人為令,因為貪污罷官,回到家中,吃好的穿好的,歌童舞姬,“受享似王者”。有一天他喝醉了說:“我要是沒主意,聽孔夫子的話,今天就會沒飯吃,怎么能有這樣的生活?”
 
  也許,這就是大多數貪官奢靡的緣由。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 奇趣腾讯分分彩走势图app 广东十一选五网上投注 河内五分彩平台app 证券配资 急速赛车11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2013318体彩排列5字谜 福建快三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11选5助手 走势图排列5 广西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 青海十一选五体彩怎么看 贵州快三一百期走势图 江西新11选五结果 澳门正规赌场平台 11选5遗漏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