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圍觀能改變什么

時間:2020-09-0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鄭小驢 點擊:
圍觀能改變什么

 
  “這個世界上總有些糊涂的家伙認為一個人就能改變什么,你只有殺死他才能讓他相信自己是錯誤的,這就是民主斗爭。”這是電影《生死狙擊》中那個大壞蛋美國參議員信奉的“厚黑學”。這種哲學當然很恐怖,所以馬克·沃爾伯格飾演的主角兒一氣之下端了他的老窩。這當然是英雄主義的冒險行為,在大多數情況下,對普通人來說是根本行不通的。
 
  或許應該選擇一種更溫和理智的方式,大家圍聚在一起,面無表情,用集體的沉默形成圍觀的力量,迫使施壓者改變立場,選擇退讓。這當然是好事,如果真的有用的話。好比當年印度“圣雄”甘地提倡的“非暴力不合作”,的確讓大英帝國的殖民警察們傷透腦筋。以至甘地在1938年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德國猶太人應該集體自殺,這樣會喚起全世界和德國人民對希特勒納粹暴行的注意。”這是種悲天憫人的獻身精神,在甘地看來,死亡的唯一區別在于是有尊嚴地自殺還是蓬頭垢面地死在集中營的毒氣室里,前者比后者更能喚起人類的同情心。我想甘地過高地估量了人類的同情心,至少在納粹頭子艾希曼眼中,屠殺600萬猶太人這種滔天大罪的責任無須落實到具體的個人身上來。艾希曼自認為扮演的不過是體制這臺機器上的某個零件而已,他選擇無條件地接受指令,從而認為個體無須去承擔法律和道德上的懲罰。甘地的這種同情心和殉道精神,在艾希曼他們面前是可笑的。
 
  不管怎么說,在圍觀和暴力二者之間,我依然會選擇前者。至少圍觀意味著不會付出昂貴的代價。很多場合,我們會習慣性扮演圍觀者的角色,面無表情,或者內心帶著些許的期待,對即將發生的諸多可能性充滿了幻想和熱情。我曾長時間關注過某個城市城管方面的新聞,這個城市很多負面新聞都是由城管與小販之間的摩擦引發的。在眾多的新聞圖片中,毫無例外都會看到黑壓壓的圍觀群眾。他們圍著一兩個穿制服的工作者或者執法面包車,中間會有一兩個小販盤腿坐在地上,滿是委屈和憤懣的神情。我驚訝于這接二連三的事件背后,結局驚人地相似:群情憤慨,但新聞報道之后,馬上風輕云淡,了無痕跡,人們的熱情很快就會被另外的新鮮事件吸引,扮演新的圍觀客。而很少有人持續追蹤和關注這件事,總結經驗教訓,從根源上杜絕此類事情再次發生。所以即便這種事再出現一百次、一千次,城管依然在野蠻執法,小販依然在亂擺亂設,看客依然興致勃勃,這三者之間的關系不會出現任何改變。這種圍觀,或許更多地滿足了圍觀者本身的獵奇心理,而不會讓“圍觀”的本質發生化學變化。當圍觀并不能改變什么時,圍觀這一行為本身就值得懷疑。
 
  如果圍觀只不過是讓自己在這圍觀的隊伍中增加一個看客,那圍觀又能改變什么?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 幸运农场8个全中多少钱 北京pk拾官方网址 山东十一选五走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 甘肃快三走势计划 新加坡2分彩开奖记录 北京pk赛车计划 宁夏11选5哪里可以投注 恒利配资 新手炒股 福建快3下载 河南481今天的开奖结果 七星彩奖金规则表图 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七乐彩预测号码下一期 11选5电视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