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雅典

時間:2020-09-03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喬斯坦·賈德 點擊:
蘇菲的世界(全文在線閱讀)   >    雅典

親愛的蘇菲:當你看到這封信時,可能已經遇見漢密士了。

如果你還沒遇見,我可以先告訴你它是一只狗。不過你不用擔心。它是一只性情很溫和的狗,智商也比許多人要高得多,而且它從來不會試圖假裝聰明。

你可能也已經發現,它的名字其實是有意義的。

在希臘神話中,漢密士(Hermes)是為天神送信的使者,也是航海人的神。不過我們現在且不談這個。更重要的是,從Hermes衍生了Hermetic這個字。它的意思是“隱藏的”或“無法接近的”。從漢密士小心不讓我倆見面的這個角度來看,這個名字不是頗為恰當嗎?

好了,我們的送信使者終于出場了。不用說,你叫它的名字它就會答應,而且它非常乖。

現在我們還是來談哲學吧!我們已經完成第一部分了。我曾提到自然派的哲學理論以及人類后來完全摒棄神話式世界觀的事。現在我們要談談三位偉大的古典派哲學家:蘇格拉底、柏拉圖與亞里士多德。這三位哲學家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影響了整個歐洲文明。

自然派的哲學家也被稱為“蘇格拉底之前的哲學家”,因為他們生在蘇格拉底之前。德謨克里特斯雖然死于蘇格拉底數年之后,但他所有的想法都屬于蘇格拉底之前的自然派哲學。無論就時間或空間而言,蘇格拉底都代表了一個新的時代。他是第一個在雅典誕生的偉大哲學家,他和他的兩位傳人都在雅典生活、工作。你也許還記得安納薩哥拉斯以前也曾經在雅典住過一段時間,但后來因為他宣稱太陽只是一塊紅熱的石頭而被驅逐出境。蘇格拉底的遭遇也好不了多少。

自從蘇格拉底之后,雅典成為希臘文化的中心。我們要注意的是,在哲學理論從自然派演變到蘇格拉底學說的過程中,哲學課題的性質也有了改變。但在我們談到蘇格拉底之前,先讓我們來聽一聽所謂“詭辯學派”的學說。這一派的哲學家是蘇格拉底時代雅典的主流學派。

哲學史就像一出分成許多幕的戲劇。注意,蘇菲,現在舞臺上的布幕就要升起了。

以人為中心

從大約公元前四五○年左右起,雅典成了希臘王國的文化中心。從此以后,哲學走上了一個新的方向。

自然派的哲學家關切的主題是自然世界的本質,這使得他們在科學史上占了很重要的一席之地。而雅典的哲學家的興趣主要在個人本身與每個人在社會的地位。當時,一個擁有人民議會與法庭等機構的民主制度正在雅典逐漸成形。

為了使民主能夠運作,人民必須接受足夠的教育以參與民主的進程。在現代,我們也看到新興的民主國家如何需要開啟民智,當時的雅典人認為,最重要的事就是要精通演說術,也就是說要能夠用令人信服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看法。

這時,有一群四處游歷的教師與哲學家從希臘各殖民地來到了雅典。他們自稱為哲士或智者(Sophists)。Sophist這個字原來指的是一個有智慧而且博學的人(按:一般貶稱為詭辯學家)。這些詭辯學家在雅典以教導市民為生。

詭辯學家與自然派哲學家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他們都批評傳統的神話。但詭辯學家不屑于從事在他們眼中了無益處的哲學性思考。他們的看法是:雖然哲學問題或許有答案,但人類永遠不可能揭開大自然及宇宙之謎。在哲學上,類似這樣的看法被稱為“懷疑論”。

詭辯學家認為,我們雖然無法知道所有自然之謎的答案,卻可以肯定人類必須學習如何共同生活。因此,他們寧愿關心個人在社會中的地位的問題。

詭辯學家普羅塔哥拉斯(約公元前四八五~公元前四一○年)曾說過:“人是衡量一切的尺度。”他的意思是:一件事情是對是錯、是好是壞,完全要看它與人類的需求有何關系而定。當有人問他是否相信希臘的諸神時,他答道:“這個問題太復雜,而生命又太短促了。”一個無法確定世上是否有神的人,我們稱他為“不可知論者”。

這批詭辯學家多半都是一些游遍各地、見過不同政治制度的人。在他們到過的各個城邦中,無論傳統規范或地方法律可能都各不相同。這使得那些詭辯學家不禁質疑哪些事物是與生俱來,而哪些事物又是社會環境造成的。就這樣,他們播下了雅典城邦內社會批評的種子。

例如,他們指出,像“天生害羞”這樣的說法并不一定成立,因為假使害羞是一種“天生”的性格,那一定是人一出生就有的,是一種出于內在的品格。但是,蘇菲,害羞的個性果真是天生的嗎?還是由社會環境造成的?對于某個已經游遍世界的人來說,答案應該很簡單:害怕展露自己赤裸的身體并非“自然”的,也不是天生的。害羞——或不害羞——最主要還是受到社會規范的制約所致。

你應該想象得到,這批游歷四方的詭辯學家宣稱,世間沒有絕對的是非標準,這種說法在雅典會造成多么激烈的爭議。

相反的,蘇格拉底則試圖證明此類的規范事實上不容置疑,而且是放諸四海皆準的。

蘇格拉底是誰?

蘇格拉底(公元前四七○~公元前三九九年)也許是整個哲學史上最神秘難解的人物。他從未留下任何文字,但卻是對歐洲思想影響最重大的人物之一。而這并不全然是因為他后來戲劇性地結束了生命的緣故。

我們知道蘇格拉底生于雅典。他有生之年大半時間都在市中心廣場與市場等地與他遇見的人閑談。他說:“鄉野的樹木不能教我任何東西。”有時他也會連續好幾小時站著思想、發呆。

即使在當時,他也被視為謎樣的人物,但他死后很快就被譽為許多哲學學派的始祖。正因為他神秘難解、模棱兩可,才使得一些在學說上大相徑庭的學派都可以宣稱他們是蘇格拉底的傳人。

我們現在可以確知的是:蘇格拉底長得很丑。他肚大、眼凸,有個獅子鼻。但據說他的性情“極為和藹可親”,也有人說他是“古今無人能及”的人物。盡管如此,他還是因為他從事的哲學活動而被判處死刑。

我們之所以能夠得知蘇格拉底的生平,主要是透過柏拉圖的著作。柏拉圖是蘇格拉底的學生,后來也成為古往今來最偉大的哲學家之一。

柏拉圖曾撰寫過幾本《對話錄》,以類似戲劇對白來討論哲學,而蘇格拉底就是其中的主要人物與代言人。

由于柏拉圖在書中是透過蘇格拉底之口來闡揚自己的哲學,因此我們無法確定對話錄中蘇格拉底說的話是否確是蘇格拉底本人說的。因此,要區分蘇格拉底的學說與柏拉圖的哲學并不容易。這也是我們面臨其他許多未曾留下撰述的歷史人物時遭遇的難題。最典型的例子當然是耶穌了。

我們無法確定當年的耶穌是否講過馬太福音或路加福音上記載的話。同樣的,蘇格拉底本人究竟說過些什么話,將會一直是歷史上的謎團。

不過,蘇格拉底的真正面貌其實并不那么重要。因為近兩千五百年來對西方思想家產生啟發作用的,事實上是柏拉圖描繪出來的蘇格拉底。

談話的藝術

蘇格拉底的高明之處在于他與人談話時看來并無意要指導別人。事實上他給人的印象是他很想從那些與他談話的人身上學到一些東西。所以,他并不像傳統的學校教師那般講課,而是與別人進行討論。

如果他純粹只是傾聽別人說話,那他顯然不會成為一個著名的哲學家,也不會被判處死刑。不過,話說回來,他所做的也只不過是提出問題而已,尤其是在剛開始與人談話時,仿佛他一無所知似的。通常在討論過程中,他會設法使他的對手承認自己理論上的弱點。最后,到了詞窮之際,他們也不得不認清是非與對錯。

蘇格拉底的母親是一位產婆。蘇格拉底也常說他的談話藝術就像為人接生一樣。產婆本身并不是生孩子的人,她只是幫忙接生而已。同樣的,蘇格拉底認為他的工作就是幫助人們“生出”正確的思想,因為真正的知識來自內心,而不是得自別人的傳授。同時,唯有出自內心的知識,才能使人擁有真正的智慧。

說得更明白些:生小孩的能力是與生俱來的。同樣的,每一個人只要運用本身的常識,就可以領悟哲學的真理。所謂運用本身的常識就是搜尋自己的內心,運用內心的智慧。

借著假裝無知的方式,蘇格拉底強迫他所遇見的人們運用本身的常識。這種裝傻、裝呆的方式,我們稱為“蘇格拉底式的反諷”。這使得他能夠不斷揭露人們思想上的弱點。即使在市區廣場的中心,他也照做不誤。于是,對于某些人而言,與蘇格拉底談話無異于當眾出丑并成為眾人的笑柄。

因此我們不難理解為何當時的人愈來愈將蘇格拉底視為眼中釘,尤其是那些在地方上有頭有臉的人。據說,蘇格拉底曾說:“雅典就像一匹駑馬,而我就是一只不斷叮它,讓它具有活力的牛蠅。”

“我們是怎樣對付牛蠅的?蘇菲,你可以告訴我嗎?”

神圣的聲音

蘇格拉底之所以不斷地像牛蠅般叮他的同胞,并不是想折磨他們。而是他內心有某種聲音讓他非如此做不可。他總是說他的心中有“神明指引”。舉例說,他不愿伙同眾人將他人判處死罪,也不愿打政敵的小報告。這終于使他喪失性命。

在公元前三九九年時,他被控“宣揚新的神明,腐化青年人”。在五百名陪審團員的投票之下,他以些微的票數之差被定罪。

他大可以懇求陪審團手下留情,或至少可以同意離開雅典,借以免于一死。

然而,如果他這樣做,他就不是蘇格拉底了。問題在于他重視他的良心——與真理——更甚于生命。他向陪審團保證他過去所作所為全是為了國家的福祉。然而他們還是要他服毒。不久,蘇格拉底就當著友人的面喝下毒藥,結束了生命。

為什么?蘇菲,為什么蘇格拉底非死不可?兩千四百年來人們不斷問著這個問題。然而,他并不是歷史上唯一堅持不肯妥協,最后落得被定罪處死的人。

我曾經提過的耶穌就是其中之一。事實上,蘇格拉底與耶穌之間還有若干極為相似之處。

他們兩人都是謎樣的人物,即使對于與他們同時代的人也是如此。他們都沒有將他們的學說教誨撰寫成書,因此我們只好透過他們門徒的描寫來認識他們。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兩個都是通曉談話藝術的專家。他們說起話來都充滿自信、侃侃而談,雖然引人入勝,但也可能會得罪別人。此外,他們都相信自己是某一種更高力量的代言人。他們批評各種形式的不公不義與腐敗現象,向地方勢力挑戰,最后并因此喪命。

耶穌與蘇格拉底所受的審判顯然也有雷同之處。

他們原本都可以求饒,但他們卻都覺得如果不成仁取義,就無法完成他們的使命。而由于他們如此從容就義,所以吸引了許多徒眾追隨,即使在他們死后仍然如此。

我指出這些相似之處并不是說耶穌與蘇格拉底相像。我只是要提醒你注意,他們所要傳達的信息與他們個人的勇氣是密不可分的。

雅典的小丑

蘇菲,接下來我們還是要談蘇格拉底。我們剛才已經談到他所使用的方法,但他的哲學課題又是什么?

蘇格拉底與那些詭辯學家生在同一時代。他就像他們一樣,比較關心個人與他在社會中的位置,對于大自然的力量較不感興趣。就像幾百年后羅馬哲學家西塞羅所說的,蘇格拉底“將哲學從天上召喚下來,使它在各地落腳生根,并進入各個家庭,還迫使它審視生命、倫理與善惡”。

不過,蘇格拉底有一點與詭辯學派不同,而這點很重要。他并不認為自己是個“智者”,即博學或聰明的人。他也不像詭辯學家一樣,為賺錢而教書。不,蘇格拉底稱自己為“哲學家”,而他也的確是一位真正的哲學家,因為哲學家的英文philo—sopher這個字的意思是“一個愛好智慧的人”。

蘇菲,你現在坐得舒服嗎?你必須完全了解“智者”與“哲學家”之間的差異,這樣我們才能繼續上以后的課程。詭辯學家教人道理,并收取學費,而他們所說的道理或多或少都有吹毛求疵的意味。這樣的詭辯學家千百年來不知凡幾。我指的是所有的學校教師、那些自以為無所不知而以既有的一丁點知識為滿足的人,以及那些自夸博學多聞但實際上一無所知的人。你年紀雖小,但或許已經遇見過幾位這樣的詭辯學家。一個真正的哲學家則完全不同,事實上他們與詭辯學家正好相反。他們知道實際上自己所知十分有限,這也是為何他們不斷追求真知灼見的原因。蘇格拉底就是這些稀有人物之一。他知道自己對生命與世界一無所知,并對自己貧乏的知識感到相當懊惱。這點非常重要。

所以說,所謂哲學家就是那些領悟到自己有很多事情并不知道,并因此而感到苦惱的人。就這一方面而言,他們還是比那些自稱博學但實際上非常無知的人更聰明。我曾經說過:“最聰明的是明白自己無知的人。”蘇格拉底也說:“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一無所知。”

請你記住這句話,因為很難得有人會承認自己無知,即使哲學家也不例外。最重要的是,當眾說這句話是很危險的,可能會使你喪命。最具顛覆性的人就是那些提出問題的人,而回答問題則比較不危險。任何一個問題都可能比一千個答案要更具爆炸性。

你是否聽說過國王的新衣這個故事?故事中的國王其實渾身一絲不掛,但他的臣民卻沒有人敢說出真相。這時,一個小孩突然脫口而出:“可是他什么衣服都沒穿呀!”蘇菲,這個孩子很勇敢,就像蘇格拉底一樣。蘇格拉底也敢于告訴我們人類所知多么有限。哲學家與小孩子的相似性我們已經談過了。

確切來說,人類面臨了許多難解的問題,而我們對這些問題還沒有找到滿意的答案。因此現在我們面臨兩種可能:一個是假裝擁有所有的知識,借此自欺欺人。另一個則是閉上眼睛,從此不去理會,并放棄一切我們迄今所有的成就。就這方面而言,人類的意見并不一致。人們通常不是太過篤定,就是漠不關心(這兩種人都是在兔子的毛皮深處蠕動的蟲子)。蘇菲,這就像切牌一樣。你把黑牌放在一堆,紅牌放在一堆,但不時會有小丑牌出現。他們既不是紅桃也不是黑桃,既不是紅磚也不是梅花。在雅典,蘇格拉底就像是小丑一樣。他既不篤定也不漠然。他只知道自己一無所知,而這使他非常苦惱。因此他成為一個哲學家,一個孜孜不倦追求真理,永不放棄的人。

據說,一個雅典人問戴爾菲的神諭:“誰是雅典最聰明的人?”神諭回答說:“在所有的凡人中,蘇格拉底是最聰明的。”蘇格拉底聽到這件事時,大為震驚(蘇菲,我想他一定曾經放聲大笑)。他直接去找城內公認聰明出眾的一個人問問題。但是當此人也無法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時,蘇格拉底便知道神諭是對的。

蘇格拉底認為人類必須為自己的知識奠定鞏固的基礎,他相信這個基礎就是人的理性。由于他對人的理性具有不可動搖的信念,因此他顯然是一個理性主義者。

正確的見解導致正確的行動

正如我先前講過的,蘇格拉底聲稱他受到內心一個神圣聲音的指引,同時他的“良心”也告訴他什么是對的。他說:“知善者必能行善。”

他的意思是人只要有正確的見解,就會采取正確的行動。也唯有行所當行的人才能成為一個“有德之人”。我們之所以犯錯,是因為我們不知道何者是對的。這是人何以必須不斷學習的原因。蘇格拉底想為是非對錯找出一個清楚明白,而且放諸四海皆準的定義。他與那些詭辯家不同的是,他相信辨別是非的能力就存在于人的理性中,而不存在于社會中。

你也許會認為最后一部分有些太過含糊。讓我們這樣說好了:蘇格拉底認為,人如果違反自己的理性就不會快樂。而那些知道如何找到快樂的人就會遵照自己的理性行事。因此,明白是非者必然不會為惡。因為世間哪有人會想要成為一個不快樂的人?

你怎么想呢?蘇菲。如果你一直做一些自己深知不對的事,你還會活得很快樂嗎?有很多人撒謊、舞弊、中傷別人,而他們本身也深深明白這些行為是不對或不公平的。你想這些人會快樂嗎?

蘇菲看完有關蘇格拉底的信后,匆匆將信放在餅干盒內便爬出密洞。她想在媽媽買菜回家前進門,以免媽媽啰嗦地盤問她的行蹤。再說,蘇菲答應要幫媽媽洗碗。

蘇菲剛在碗槽里放滿水,媽媽就提著兩個大袋子,跌跌撞撞地走進來了。也許是因為這樣,媽媽才說:“蘇菲,最近你很心不在焉。”

蘇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脫口就說:“蘇格拉底也是這樣啊!”

“蘇格拉底?”

媽媽睜大眼睛看著她。

“他因此而非死不可,這真是太悲哀了。”蘇菲悠悠地說。

“天哪!蘇菲,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蘇格拉底也是。他只知道自己一無所知,然而他卻是雅典最聰明的人。”

媽媽差點說不出話來。最后,她說:“這是你在學校里學到的嗎?”

蘇菲用力搖搖頭,“我們在那兒什么也學不到。教師和哲學家的不同之處在于老師自認為懂得很多,并且強迫我們吸收。哲學家則是與學生一起尋求答案。”

“瞧,現在我們又回到兔子的問題了。蘇菲,我要你告訴我你的男朋友究竟是誰。要不然我會認為他腦筋有點問題。”

蘇菲轉過身來,背對著碗槽,手拿著一塊洗碗布指著媽媽:“腦筋有問題的可不是他。不過他喜歡讓別人傷一傷腦筋,讓他們脫離窠臼。”

“夠了!我看他有點目中無人。”

蘇菲轉回身去。

“他既不是目中無人,也不是目中有人,他只是努力追尋真正的智慧。一個真正的小丑和其他紙牌是大不相同的。”

“你是說小丑嗎?”

蘇菲點點頭。“你有沒有想過一副牌里面有很多紅心和紅磚,也有很多黑桃和梅花,但只有一個小丑。”

“天哪!你看你多會頂嘴。”

“你看你問的什么問題嘛!”

媽媽已經把買來的東西都放好了,于是她拿著報紙走進起居室。蘇菲感到,她今天關門的聲音比平常都大。

蘇菲洗完碗后,就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

她已經把那條紅色的絲巾和積木一起放在衣柜的上層。現在她把絲巾拿了下來,仔細地看。

席德……

雅典……廢墟中升起了幾棟高樓……

那天傍晚,蘇菲的媽媽去拜訪一位朋友。她一出門,蘇菲立刻下樓,跑到花園中老樹籬內的密洞。她在里面發現了一個厚厚的包裹,就放在餅干盒旁。蘇菲拆開包裹,里面是一卷錄影帶。

她跑回屋里。一卷錄影帶!這次特別不同。哲學家怎會知道她家有錄放影機?錄影帶內又是什么呢?

蘇菲將帶子放進錄影機。電視熒屏出現了一座面積遼闊的城市。當攝影機鏡頭帶人到巴特農神殿時,蘇菲知道這座城市一定是雅典。她從前常常看到當地古代廢墟的照片。

這卷錄影帶拍的是真實的情景。一群穿著夏裝的游客背著相機在廢墟之間走動。其中有一個人好像拿著一塊告示牌。又來了。蘇菲心想,牌子上面寫的可不是“席德”這兩個字嗎?

一兩分鐘后,鏡頭變成一個中年男子的特寫。他個子甚為矮小,留著一臉整齊干凈的黑胡子,頭上戴著一頂藍扁帽。他看著鏡頭說:

“歡迎你來到雅典,蘇菲。我想你大概已經猜到了,我就是艾伯特。如果你還沒猜到,我可以再說一次,那只大兔子仍然可以被魔術師從宇宙的帽子之中拉出來。

“我們現在正站在雅典的高城(Acropolis)。這個字的意思是‘城堡’,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山城’的意思。自從石器時代以來,這里就有人居住。這自然是因為它地理位置特殊的緣故。它的地勢高,在盜匪入侵時容易防守。從高城這兒俯瞰,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地中海的一個良港。古代雅典人開始在高地下面的平原發展時,高城被當做城堡和神廟。公元前第四世紀的前半,雅典人對波斯人發動了一場慘烈的戰爭。公元前四八○年時,波斯國王齊爾克西率兵掠奪了雅典城,并將高城所有的古老木造建筑焚燒凈盡。一年后,波斯人被打敗,雅典的黃金時代也從此開始。雅典人開始重建高城,規模更大,氣象也更雄渾,而且完全作為神廟使用。

“就在這個時期,蘇格拉底穿梭在大街小巷與廣場上,與雅典人民談話。他原本可以目睹高城的復興,并看到我們四周這些雄偉建筑的進展。你瞧,這是一個多么好的地方。在我后面,你可以看到世界上最大的神廟巴特農神殿。巴特農的意思是‘處女之地’,是為了崇奉雅典的保護神雅典娜而建造的。這整座宏偉的大理石建筑看不到一條直線。它的四面墻壁都稍微有些弧度,以使整棟建筑看來不致太過沉重。也因此這座神廟雖然碩大無朋,卻仍給人輕巧之感,這就是所謂的視覺幻象。神殿所有的柱子都微向內彎,如果繼續朝上發展,將可以形成一座一千五百米高的金字塔。神殿內只有一尊十二米高的雅典娜雕像。此處所用的白色大理石是從十六公里以外的一座山上運來的,當年上面還有五彩的圖畫。”

蘇菲的心差一點跳出來。哲學家真的是在跟她說話嗎?她只有一次在黑暗中看過他的側影。他真的就是這位站在雅典高城的男人嗎?

他開始沿著神殿的前方走,攝影機也跟著他。他走到臺地邊緣,指著四周的風景。攝影機把焦點放在高城高地的正下方一座古老的戲院。

“你在那里可以看到古老的酒神劇院。”這位戴著扁帽的老人繼續說:“這也許是歐洲最古老的劇院。在蘇格拉底時期,埃斯庫羅斯、索福克勒斯與歐里庇得斯等希臘劇作家寫的偉大悲劇就在這兒上演。我以前曾經提到命運凄慘的伊迪帕斯國王。這出悲劇最先就是在這兒上演。不過這里也演喜劇。當時最知名的喜劇作家叫阿里斯多芬。他曾經寫過一出惡毒的喜劇,將蘇格拉底描寫成雅典的一個丑角。在劇院正后方,你可以看到一塊當年被演員們用做背景的地方,叫做skēnē,英文的scene(場景)這個字就是由此字衍生的。順便一提的是,英文theater(劇院、劇場)這個字是源自古希臘文,原意是‘看’。不過,到這里,我們得回頭談談哲學家了。現在我們要繞過巴特農神殿走下去,經過大門口……”

這個矮小的男人繞過巨大的神殿,經過右邊幾座較小的神廟。然后他開始沿著兩邊排列著高大石柱的梯階走下去。到達高城的最低點時,他走上一座小山丘,用手遙指著雅典的方向:

“我們現在站的這個小山丘是古代雅典的高等法院,也是雅典人審判殺人犯的地方。幾百年以后,使徒保羅曾站在此處對雅典人宣揚耶穌基督的教誨。以后我們會談到他所說的。在左下方,你可以看到雅典古老的市區廣場的遺跡,如今除了供奉鐵匠與金屬工人之神賀斯托思的大神廟之外,只剩下幾塊大理石了。現在我們繼續往下走……”

不久,他出現在這片古廢墟中。在熒屏上方,只見高城的雅典娜神殿巍然矗立在天空下。她的哲學教師已經坐在一塊大理石上。一兩分鐘后,他看著攝影機說:

“現在我們正坐在從前雅典的市區廣場上。如今這里的景象令人唏噓,不是嗎?但從前這里四周環繞的都是壯麗的神殿、法院和其他政府機構、商店、音樂廳,甚至還有一個大型的體育場。這些建筑物環繞著廣場,而廣場本身則是一個寬闊開放的空間……整個歐洲的文明都在這個樸實的地方扎下根基。

“今天我們聽到的一些字眼,如政治與民主、經濟與歷史、生物與物理、數學與邏輯、神學與哲學、倫理學與心理學、理論與方法、概念與系統以及其他許許多多的字眼,最先都是由以這個廣場為日常生活中心的一小群人發明的。這里也就是當年蘇格拉底花了許多時間與人談話的廣場,那個時候,他可能會抓住一個扛著一瓶橄欖油的奴隸不放,并且問這個倒霉的人一個哲學問題,因為蘇格拉底認為奴隸與一般人一樣有常識。有時他也會與別人爭辯得臉紅脖子粗,或與他的學生柏拉圖進行一場溫和的討論。想起來,這是多么奇妙的事啊!現代人仍然時常提到‘蘇格拉底式’與‘柏拉圖式’的哲學,但真正做蘇格拉底或柏拉圖卻是兩碼子事。”

一時之間,蘇菲也覺得這件事想起來真是很奇妙。

不過,她認為,她的哲學老師居然派他那只很不尋常的狗把錄影帶送到她在花園中的密洞,而現在他本人正在熒屏上對她說話,這件事不是也很奇妙嗎?

哲學家從大理石上起身,平靜地說道:

“蘇菲,我原來只打算到此為止,讓你看看高城和古代雅典廣場的遺跡就好了。但是現在我還不確定你是否能夠想象從前這兒四周的景象是多么壯觀……因此我很想……再進一步……當然這是不太尋常的……但我確實想要這么做。我相信你一定不會告訴別人吧?不管怎么說,我們看一下就夠了……”

他說完后站在那兒靜默了好一會兒,眼睛看著攝影機。就在這段時間,廢墟中突然升起了幾棟高大的建筑。就像魔術一般,所有昔日的建筑又突然再現。高城依舊巍然矗立天際,但不同的是,無論高城或是廣場上的屋宇建筑,如今看來都煥然一新,上面鑲著金箔,繪著艷麗的色彩。服飾鮮明的人群在廣場四周慢慢走著。有人佩著劍,有人頭上頂著瓶子,其中有一個人腋下夾著一卷紙草做成的紙。

這時,蘇菲看到了她的哲學老師。他還是戴著那頂藍色的扁帽,只是換了衣裳。如今他穿著一件長及膝蓋的黃衫,與其他人沒有兩樣。他走向蘇菲,看著鏡頭說道:

“這樣好些了。我們來到了古代的雅典城,我就是希望你能親自來這兒。你瞧,現在的年代是公元前四○二年,也就是蘇格拉底逝世的三年前。我希望你喜歡這次游覽,因為我可是費了很大的勁才雇到一個攝影師的……”

蘇菲覺得頭昏。這個奇怪的人怎么會一下子就到了兩千四百年前的雅典?自己怎么可能看到另外一個時代的錄影帶?古代并沒有錄影機呀!難道這是電影嗎?

然而,那些大理石建筑看起來卻是如此逼真。如果他們為了拍片而重建整座雅典廣場與高城的話,那光是布景一定就要花一大筆錢。如果這樣做,只是為了讓蘇菲了解雅典昔日的景象,那花費實在是太大了。

戴著藍扁帽的男人再度抬起頭看著蘇菲:

“你看到那邊廊柱下站的兩個男人嗎?”

蘇菲看到一個年長的男子穿了一件皺巴巴的長衫,一臉亂七八糟的胡子,獅子鼻,目光犀利,兩頰豐滿。他身旁站了一個英俊的年輕人。

“這就是蘇格拉底和他的學生柏拉圖,你將親自與他們見面。”

哲學家走到那兩人身旁,取下他的扁帽,說了一些蘇菲聽不懂的話。蘇菲想,那一定是希臘文。然后,他看著攝影機說:

“我告訴他們你是一個挪威女孩,很想見見他們。因此,現在柏拉圖會問你一些問題讓你思考。不過我們得快點,以免被警衛發現。”

當那位年輕人走向前來,看著攝影機時,蘇菲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涌到太陽穴來。

“蘇菲,歡迎你到雅典來,”年輕人用一種濃厚的外國腔調輕聲地說,“我的名字叫柏拉圖。我要讓你做四件事。第一,請你想一想,一個面包師傅如何能做五十個一模一樣的餅干。其次,你要問自己,為何所有的馬都一樣。第三,你必須肯定地回答人的靈魂是否不朽。最后請你告訴我們,男人與女人是否一樣具有理性。祝你好運。”

然后,電視熒屏上的影像消失了。蘇菲將帶子轉了又轉,倒了又倒。不過再也沒有任何影像了。

蘇菲努力整理自己的思緒。不過她一件事還沒想完,第二件事已開始在腦中浮現。

她一開始就知道她的哲學教師與常人不同。不過蘇菲認為,他運用這類違反所有自然法則的教學方法也實在是太過分了。

她真的在電視上看到了蘇格拉底與柏拉圖嗎?當然不,這完全不可能。但那看起來又絕對不像是卡通。

蘇菲將帶子從錄影機內取出,拿到樓上房間。她把它放在柜子上層,積木的旁邊,然后她就一股腦兒躺下,整個人疲倦不堪。不久就睡著了。

幾個小時后,媽媽走進她的房間,輕輕地搖一搖她,說:

“蘇菲,你怎么啦?”

“嗯?”

“你衣服都沒脫就睡了。”

蘇菲睜了睜惺忪的睡眼。

“我到雅典去了。”她含糊地說,之后翻個身又睡著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 上一篇:折鐵叉
  • 下一篇:沒有了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 长安汽车股票 新疆11选5时时彩网站 0000001上证指数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 好玩娱乐电玩城 山西快乐10分一区二区 一定牛福建快3开奖 快3助手下载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手机版 鼎泽配资官方网站 上海快三全年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彩中奖技巧 股票涨跌的宏观原理是什么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赛车计划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