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鑄劍

時間:2012-05-2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魯迅 點擊:

故事新編(全文在線閱讀)  >  鑄劍〔1〕

                         一


  眉間尺〔2〕剛和他的母親睡下,老鼠便出來咬鍋蓋,使他聽得發煩。他輕輕地叱了幾
聲,最初還有些效驗,后來是簡直不理他了,格支格支地徑自咬。他又不敢大聲趕,怕驚醒
了白天做得勞乏,晚上一躺就睡著了的母親。

  許多時光之后,平靜了;他也想睡去。忽然,撲通一聲,驚得他又睜開眼。同時聽到沙
沙地響,是爪子抓著瓦器的聲音。

  “好!該死!”他想著,心里非常高興,一面就輕輕地坐起來。

  他跨下床,借著月光走向門背后,摸到鉆火家伙,點上松明,向水甕里一照。果然,一
匹很大的老鼠落在那里面了;但是,存水已經不多,爬不出來,只沿著水甕內壁,抓著,團
團地轉圈子。

  “活該!”他一想到夜夜咬家具,鬧得他不能安穩睡覺的便是它們,很覺得暢快。他將
松明插在土墻的小孔里,賞玩著;然而那圓睜的小眼睛,又使他發生了憎恨,伸手抽出一根
蘆柴,將它直按到水底去。過了一會,才放手,那老鼠也隨著浮了上來,還是抓著甕壁轉圈
子。只是抓勁已經沒有先前似的有力,眼睛也淹在水里面,單露出一點尖尖的通紅的小鼻子
,咻咻地急促地喘氣。

  他近來很有點不大喜歡紅鼻子的人。但這回見了這尖尖的小紅鼻子,卻忽然覺得它可憐
了,就又用那蘆柴,伸到它的肚下去,老鼠抓著,歇了一回力,便沿著蘆干爬了上來。待到
他看見全身,——濕淋淋的黑毛,大的肚子,蚯蚓似的尾巴,——便又覺得可恨可憎得很,
慌忙將蘆柴一抖,撲通一聲,老鼠又落在水甕里,他接著就用蘆柴在它頭上搗了幾下,叫它
趕快沉下去。

  換了六回松明之后,那老鼠已經不能動彈,不過沉浮在水中間,有時還向水面微微一跳
。眉間尺又覺得很可憐,隨即折斷蘆柴,好容易將它夾了出來,放在地面上。老鼠先是絲毫
不動,后來才有一點呼吸;又許多時,四只腳運動了,一翻身,似乎要站起來逃走。這使眉
間尺大吃一驚,不覺提起左腳,一腳踏下去。只聽得吱的一聲,他蹲下去仔細看時,只見口
角上微有鮮血,大概是死掉了。

  他又覺得很可憐,仿佛自己作了大惡似的,非常難受。他蹲著,呆看著,站不起來。

  “尺兒,你在做什么?”他的母親已經醒來了,在床上問。

  “老鼠……。”他慌忙站起,回轉身去,卻只答了兩個字。

  “是的,老鼠。這我知道。可是你在做什么?殺它呢,還是在救它?”

  他沒有回答。松明燒盡了;他默默地立在暗中,漸看見月光的皎潔。

  “唉!”他的母親嘆息說,“一交子時〔3〕,你就是十六歲了,性情還是那樣,不冷
不熱地,一點也不變。看來,你的父親的仇是沒有人報的了。”

  他看見他的母親坐在灰白色的月影中,仿佛身體都在顫動;低微的聲音里,含著無限的
悲哀,使他冷得毛骨悚然,而一轉眼間,又覺得熱血在全身中忽然騰沸。

  “父親的仇?父親有什么仇呢?”他前進幾步,驚急地問。

  “有的。還要你去報。我早想告訴你的了;只因為你太小,沒有說。現在你已經成人了
,卻還是那樣的性情。這教我怎么辦呢?你似的性情,能行大事的么?”

  “能。說罷,母親。我要改過……。”

  “自然。我也只得說。你必須改過……。那么,走過來罷。”

  他走過去;他的母親端坐在床上,在暗白的月影里,兩眼發出閃閃的光芒。

  “聽哪!”她嚴肅地說,“你的父親原是一個鑄劍的名工,天下第一。他的工具,我早
已都賣掉了來救了窮了,你已經看不見一點遺跡;但他是一個世上無二的鑄劍的名工。二十
年前,王妃生下了一塊鐵〔4〕,聽說是抱了一回鐵柱之后受孕的,是一塊純青透明的鐵。
大王知道是異寶,便決計用來鑄一把劍,想用它保國,用它殺敵,用它防身。不幸你的父親
那時偏偏入了選,便將鐵捧回家里來,日日夜夜地鍛煉,費了整三年的精神,煉成兩把劍。

  “當最末次開爐的那一日,是怎樣地駭人的景象呵!嘩拉拉地騰上一道白氣的時候,地
面也覺得動搖。那白氣到天半便變成白云,罩住了這處所,漸漸現出緋紅顏色,映得一切都
如桃花。我家的漆黑的爐子里,是躺著通紅的兩把劍。你父親用井華水〔5〕慢慢地滴下去
,那劍嘶嘶地吼著,慢慢轉成青色了。這樣地七日七夜,就看不見了劍,仔細看時,卻還在
爐底里,純青的,透明的,正像兩條冰。

  “大歡喜的光采,便從你父親的眼睛里四射出來;他取起劍,拂拭著,拂拭著。然而悲
慘的皺紋,卻也從他的眉頭和嘴角出現了。他將那兩把劍分裝在兩個匣子里。

  “‘你只要看這幾天的景象,就明白無論是誰,都知道劍已煉就的了。’他悄悄地對我
說。‘一到明天,我必須去獻給大王。但獻劍的一天,也就是我命盡的日子。怕我們從此要

長別了。’
  “‘你……。’我很駭異,猜不透他的意思,不知怎么說的好。我只是這樣地說:‘你
這回有了這么大的功勞……。’“‘唉!你怎么知道呢!’他說。‘大王是向來善于猜疑,
又極殘忍的。這回我給他煉成了世間無二的劍,他一定要殺掉我,免得我再去給別人煉劍,
來和他匹敵,或者超過他。’“我掉淚了。

  “‘你不要悲哀。這是無法逃避的。眼淚決不能洗掉運命。

頂一下
(28)
73.7%
踩一下
(10)
26.3%
------分隔線----------------------------
欄目列表
福建31选7中奖